BeVry

嘎尾 南汀街饭泡粥(十四)

嘻嘻嘎尾就是这么甜~

-偷偷-:

△教书先生嘎×裁衣师傅伟
△架空民国上海
























张伟跟着沈月乔出了首饰店。

“哎呀,掉东西啦。”沈月乔脚尖前的地面上,躺着一方白绸的手帕,该是刚过这里的小姐掉的,“小张,捡起来呀。”

张伟提了满手的东西,勉强弯下腰去,捡了手帕给月乔。

他算是在王嘉尔那里打了份闲工,到铺子上班的时候,大家都对他温柔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看王先生的面子。今天上工,老板娘也没叫他干活,而是让他陪沈月乔出来买东西,他心里不太感激,还不如让他干活来得爽快呢。

这一大早就被拉出来,两手拎了大包小包一大堆,他早就忙得满头大汗,哪里有心思去注意掉在地上的一方手帕呢。

“对对,别叫别人踏脏了呀。”沈月乔边走着,边端详起手里那帕子来。

张伟赶忙提上东西跟上。

“嗯...是李小姐的吧。喏,这儿绣了个‘锦’字。李小姐的大名就是李世锦呀。”

“李世锦?”

“对呀。诶,她就在前面的呀,那可不就是她?”

沈月乔一指,张伟抬头看了去。隔着他们不远,确有一个身姿绰约的女子挽着身旁男人的手臂,有说有笑地走着,这位漂亮小姐就是帕子的主人李锦苏,而旁边这位......待张伟看清,他登时便走不动路了。

“......李行长的独生女儿哦,了不得的千金,可能明年刚要成年呢。怎么这会子跟个男人在街上逛起来了?那位...咦...那不是王嘉尔?...”

一瞬间,他像被弃在这条混沌嘈杂的街市上一样,迈不开腿,动不了身,额上颈下都冒出汗珠来,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日头太高了。

明明才开春,上海的天就开始热了,把人蒸的头昏脑涨,分不清东南西北。








是有那么几次的。要么是王嘉尔晚上回来得晚,要么是打电话去学校他不在。他的理由总是,跟朋友有事。

张伟从来不会细问,王嘉尔解释了多少个字他就收下多少个字。每当王嘉尔扯开话题,他也很自然地不再提。他是给王嘉尔完全的信任,内心里即使有些不自在,但更多的是怕。他的自卑心理让他觉得王嘉尔不应该对他好,甚至想到,有一天王嘉尔不要他了,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虽然王嘉尔承诺过了,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今天张伟一整天都魂不守舍,老板娘也看出来,叫他早早下工了。沈月乔和妈妈一边打烊一边念叨着,打趣这张伟跟李世锦小姐抢人,到底是谁能抢得过。

“要不是知道李世锦喜欢他,我肯定不会放弃的。”

“我看王先生,是真的喜欢小张的,看他的眼神还看不出来?”

“他喜欢什么呀,他喜欢个男人!这新鲜劲儿也该过去了。今天我还看见他跟李世锦在街上逛呢,那个样子,论谁看都是在谈朋友的呀。”

“你可别乱说。小张现在可是住在他家里的,那怎么能一样讲的嘛,我看李小姐未必。”

“等着看吧。”月乔笑了。













张伟下了工回到家,守着电话机踌躇。

他想去一个电话到学校里,问问王嘉尔,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但他拿起听筒还是怕了,又放下了。一方面觉得这话问着不合适,况且如果王嘉尔不在学校,那就证明他一整天都和李世锦在一起。张伟不愿意再想了,他再想,想的就是王嘉尔今天晚上是不是又不回来吃饭了。

“铃铃铃”

电话在他手边响起来,他接起,“喂。”

“张伟?”是王嘉尔。

“是我,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听到王嘉尔熟悉的嗓音,他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这个,今天晚上我不回家吃饭了,你们不要等我。”

“你......”

“我在外面,和朋友有点事要说。”

什么朋友?是李世锦吗?你们只是朋友吗?

张伟不敢问,但还是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那你今天还回家吗?”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当然,在家等我。”



这一等,等到了午夜。

张伟舍不得睡,更不好意思让大家都陪着等,打发用人们都去休息了,只有自己醒着盯着时钟看,他也丝毫没有困意,想王嘉尔应当是灯红酒绿笙歌迷醉吧。

忽然响起砸门的声音,张伟没多想就开了门,门外的王嘉尔一头栽倒在他怀里,一身酒气。

“你喝酒了。”张伟面无表情地架起他回屋。

“我回来了。”王嘉尔的语气听起来也很平静,乖乖跟着张伟走,不过确实醉得酩酊,意识都出窍了。

王嘉尔平时很少喝酒,没什么酒量,张伟更是一滴不沾,他就喝得更少了。张伟很诧异,喝成这个样子还能找得到家门,也是很不容易了。

他把王嘉尔扶上床,给他脱衣服。

“你还知道回家?”大家都睡了,屋里黑漆漆,他也压低了声音。

王嘉尔支起身,探到他耳边学着他压低声音讲话,低沉的烟嗓更加迷人。

“如果不回家,我现在已经是别人的了。”

张伟一怔,手上卸了力气,任凭王嘉尔用力的抱紧他。

“这话什么意思?”他颤抖着问。

王嘉尔喝醉了,好像什么都忘了顾及,张嘴就说。

“她喜欢我,她想要我,她要我跟她上床啊。”

张伟心里一阵冰凉,王嘉尔正抱着自己在讲别的人,讲那个女人喜欢他,想要他,要跟他上床。怎么那么巧,李世锦想要的事情全是张伟他自己想要的,他有点心疼自己,这还是他活了十七年第一次心疼自己。他想推开王嘉尔,挣了两下没有挣脱,就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王嘉尔吃痛地放开他,捂着肩膀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你去李世锦家了?”

“......”

“陪她逛街,跟她喝酒,是吗?”

“......”

“你连学校都不去了?”

“我......”

“你...你和她上床了吗。”他的声音弱弱的,这句话像没有问出口一样。也许是他胆子突然小了,他不敢问。

他有点想回北平了。

但这句话被王嘉尔听见了,竟惹出他的眼泪来。他默默地低下头去哭,泪珠啪嗒啪嗒地打在被子上,本来醉了酒,眼眶就是红红的,让眼泪一打湿,更可怜了。

张伟从没见过这个,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办好,脑子里的什么顾虑什么不甘什么想回北平的想法都忘干净了,只有本能地去抱他,去吻他的眉间眼角,希望这样能安慰他。

“先生你别哭了,我不好,我不怪你了,行不行?”

王嘉尔抽抽搭搭的,哭得像个孩子。

“我当然没有了!张伟!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家。你,你怎么不明白我呢,我,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不要,我,我为了你......呜呜呜呜......”

张伟越听越委屈,他自己委屈,也替先生委屈,不知不觉地,也流下眼泪来。与其说他愿意相信王嘉尔,不如说他不必怀疑。暂且不说王嘉尔没有背叛他,就算是王嘉尔真的和世锦有什么的话,张伟也没有资格去管,闹也只能招王嘉尔的烦。


他心里很清楚,万家灯火的那个除夕夜,那个眼里闪光的青年,拥着他温热的体温,有力的心跳,那是真的王嘉尔,是他不想错过的人。


眼看两个人有开始抱头痛哭的趋势,张伟赶紧扶着王嘉尔躺下,给他盖上被,叫他睡觉。

“那你不生我的气了?”王嘉尔拽住他,一双哭红的大眼睛泛着水汽望住他不放。

“我不生气。”







——“还说不生气。”

王嘉尔早上醒来,床头放着一碗醒酒汤。张伟的影子都看不到了。问阿妈,说张伟去上班早了些。

“这么早啊。”王嘉尔懊恼极了,他家的小张果然还是闹别扭了,不知道怎么哄才好。

“我看小张师傅心情不算坏,先生你说两句好话就不差了吧。”

“但愿吧。”

王嘉尔干脆请了假,直奔裁衣铺。这学校嘛,能为了李世锦不去,当然也可以为了张伟不去。

这阵子,李行长常常找各种理由到学校来找他,请他到家里去做客。校长没话说,乖乖叫他去。他听命去了也是预料之中,就是陪李世锦。去了几次,都没有告诉张伟,后来事情越来越不对,他想还是和世锦说清楚好,没想到李世锦会这么难缠。




......

“嘉尔,那个张伟哦,我噶清楚他,不是待在你的家里就是去裁衣铺上工,我说的对伐?好话呢,已经跟他说尽了,那今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李小姐,我求求你,你别去找他行吗?”

“这好说......听说城东新开了家点心铺子,你陪我去看看?”

......

世锦的如意算盘打得好,但是她说的话,做出的事,早败坏了全部的好感,她真正想要的东西,已经不可能属于她了。




如果连张伟都护不好的话,他还算什么有担当的成人,还算得了什么先生呢?

王嘉尔一面心里打鼓,一面推开裁衣铺子的门,他想起第一次遇见张伟,也是这样一个好天气,阳光充足,张伟站在柜台后面,微微朝他笑,就像今天,现在。

他知道张伟笑着,就是愿意原谅他的,快步走近了,眼神还是紧紧盯着他。

“客人挑料子吗。”张伟故意问,眼底泛着蜜意。

“......嗯!有什么好料子吗?我家里的人手艺很巧......”

“你家里的什么人?”张伟瞪瞪眼睛,佯装不高兴。

王嘉尔探过身,去牵张伟藏在背后的手,牵到了就紧紧抓着,“我的爱人,唯一的。”

沈月乔在一旁狐疑地瞧,老板娘在隔壁柜台用木尺敲桌子,干咳两下说道,


“上班时间!”












tbc

王先生聪明可靠,想写他对不起小张的情节,怎么也写不出来,那算了,还是甜吧

今日双更!夸夸我吧!毕竟以后不太可能了(不。)

















评论

热度(58)

  1. BeVry-偷偷- 转载了此文字
    嘻嘻嘎尾就是这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