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李泽言x你】大姨妈漏在投资方的床单上了怎么办

白桃有只甜饼罐:

那就拿下投资方呗。

*还没在一起设定,双向暗恋
*脑洞产物,不正经小甜饼

1.
睡眠质量向来很好的你忽然失眠了。
确切地说,是难受得睡不着觉。
下腹坠痛,腰部疲累酸胀,底下也黏糊糊的。
窗外夜色深沉,别墅里只剩雨声。你小心翼翼把被子掀开,借着床头电子钟微弱的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雪白床单上洇开的一片鲜红,大脑霎时当机,只剩下大写加粗的两个字无限循环——
完蛋。完蛋。完蛋。

2.
一切还得从四个小时前说起。
彼时你正在华锐加班加点地向李泽言汇报工作,汇报才进行了一半儿落地窗外就劈下了一道狰狞夺目的闪电,硬生生把夜幕撕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瓢泼大雨就伴随着惊雷倾盆而下,吞噬了方才还隐约可见的轻盈的白云,只剩一片乌云暗沉沉压着天空。
李泽言拧着眉侧目看了一眼窗外,又看了看腕表表盘上的指针,起身顺手拎起了一旁的外套,状似不经意道:“很晚了,坐我的车吧。“
你心知这种时候根本没有其他回家的方式,也不推脱,应了一声跟在他后头就走,乖巧的模样让男人眼里悄无声息地浸了点儿笑意。
大雨还在下,连绵不绝,连恋语市市中心排水系统向来高效的主干道都被淹了将近一寸高,不少等待归家的人正站在屋檐下怨声载道。
你和李泽言一时无言,双双侧头望着车窗外被霓虹灯映得五光十色的水幕,不约而同地想,别停下来了。
——最好下上三天三夜不停歇,让你们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把对方留下来。

3.
大雨滞缓了车流的行进,再昂贵的车胎也只能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往前蹭,原本十来分钟的车程被硬生生拖了近一个小时。你听着外头雨珠敲打在玻璃上的声音,眼见着时间跳过了深夜十二点,倦意渐浓。
李泽言状似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往你这边瞟,在你歪着头迷迷糊糊往窗边倒的下一秒就及时伸出手护住了你的脑侧。
前座的司机侧过头想询问点儿什么,李泽言微微抬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去我那儿。”

4.
你睁开眼的时候车已经停下了,车窗外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被雨水模糊得有些失了真。
你怔怔地坐在车里,思绪百转间李泽言已经拉开了车门,有零星几点细碎的水珠从你眼前落下:“愣着干什么?下车。”
男人用一柄黑色的雨伞把你的头顶遮了个严实,身上昂贵的深色西服被雨水洇湿了半边,你见状赶紧钻到伞下,直到踏进了他的家门才后知后觉觉出不对劲来。
“李泽言,”你讪笑一声,后背几乎紧贴着别墅大门,“这样不太合适吧……”
“不合适?”李泽言正在解领带的手一顿,回身看了你一眼,眼里难得有几分诧异,“我从来不知道你还会跟我客气。”
男人回身朝你迈了一步,明明已经换上了居家的拖鞋,挺括的西装外套也搭在了手臂上,却依然显得气势迫人。你身高将将到他肩膀,他离你稍微近一些你就被笼在了一片阴影之下,眼神闪躲就是不敢看他,后背紧紧抵在门板上一动也不敢动,心肝儿扑通扑通乱跳。
窗外的大雨掺着深沉的夜色,暖黄的灯光笼罩着整栋别墅,被你悄悄揣在心底的人忽然向你贴近了三分。
如果这是场梦,你宁愿永远沉沦其中。
李泽言见你许久不说话,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最终只无声地叹了口气:“我就那么让你害怕吗?
你赶紧把头摇成拨浪鼓:“不是不是!”
他却似乎不欲与你多做纠缠,简单嘱咐几句就上楼回了房间。
你就这么留了下来。

5.
李泽言和你只有一墙之隔。
一想到这儿你就睡意全无,虽然身体的倦意告诉你你该休息了,但跳跃的思绪却不断刺激着你的脑神经,让你只得愈发清醒。烦躁感在你身体里来回乱窜,窗外雨丝飘摇,你发了会儿呆,下腹忽然一阵坠痛——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你轻手轻脚下地去包里翻找了一番卫生巾,姑且把身上收拾干净后绝望地抱着被子愣了会儿神。今晚怎么过?睡在自己挥洒了热血的床单上?你确定还能睡得着吗?
腹部和腰间的痛感没有减轻半分,疼得你手脚与额头都渗出了冷汗,连太阳穴都一阵阵发紧,浑身像浴了火又像浸了冰,总之这次登门造访的是位及其浮夸且无厘头的亲戚。
你抬手撑了撑昏昏沉沉的脑袋,思量再三,拿起手机给李泽言发了条短信——你没脸去敲他的房门。
李泽言事务繁忙,就算深夜手机也不会调成静音,有一封邮件或是一通电话他随时都会醒。隔着墙壁你仿佛能听见他手机发出的消息提示音,欲哭无泪地把头埋在被子里,觉得过去二十二年积攒的尴尬在此时此刻全部涌上来了。
门口传来敲门声,你像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被子里,声音细若蚊蚋:“请进……”
李泽言倚在门边,半眯着双眼打量手机上来自你的那条信息,手机屏发出的光将他原本就分明的面部线条勾勒得愈发清晰,他将手机屏转向你,微微拧着眉头:“什么叫‘你把床单弄脏了’?”
你红着脸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男人等得有些不耐烦,干脆自己看个究竟:“我要开灯了,注意眼睛。”
你抬手把脸顺便也给捂上了。
李泽言刚睡醒,思绪还不甚清明,头发也不如往日服帖,你却没时间欣赏他的反差萌,注意力全在床单上的那滩红和男人一言难尽的神情上了。
你搂着被子往边上小心翼翼挪了挪,不敢再往床上坐,乖巧又乜斜地跪坐在那儿,蔫蔫地指了指床单,双眼紧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对不起!!!”
李泽言显然也没预料到这种情况,握拳抵在唇边清咳了一声刚想说点什么,目光就落在了你毫无血色的唇瓣上:“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你弯腰摁着肚子有气无力几乎说不出话,痛得声音都打着颤儿:“我肚子疼……”
男人眉头皱得极深:“怎么疼成这样?”
你哭丧着脸:“我也不想啊……”
李泽言显得有些烦躁,杵在房间中央难得有点儿手足无措:“喝点红糖水你会不会好受一些?”
你窘迫得不敢看他,低头紧盯着被子边上的褶皱,几乎能看出花儿来,极小声地回答:“麻烦你了。”
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糗实在是太让人难过了。眼眶又酸又热,你几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转身正准备往房外走的男人脚步猛然一顿,憋了半晌也后挤出了一句:“我并不认为这是件丢人的事。”
今晚他似乎要温柔一些。你看着男人挺阔的脊背,忽然觉得心里头又酸又甜。
李泽言给你找了一件他的法兰绒浴袍,裹在身上熨帖又舒适。你窝在沙发里,看他在整座房子里唯一的光源下为你煮茶喝,乌黑的发丝在灯光下漾出明亮的色泽,觉得那些文人口中酸溜溜的“岁月静好”大抵如此。
一碗热乎乎的红糖姜片茶被塞到你的手里,糖的甜蜜香气和姜片的味道只闻上去就让人觉得浑身都暖了起来。你在李泽言的注视下小口抿着,有点儿如坐针毡。
“还疼吗?“
你点点头。姜片茶再好喝也治标不治本,痛感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完全缓解,小腹还是坠得难受。
“那怎么办?”李泽言拧着眉头打量你依然很差的脸色,头一回犯了难。他从来没照顾过人,现在心尖儿上的女孩就在他眼皮底下难受,他却实在手足无措。
“我包里有止疼片……”你下意识抬手往房间的方向指,又忽然想起来李泽言和你除了工作上的关系之外其实并无瓜葛,你们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状况着实有些尴尬,赶紧又补了一句:“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李泽言顿了顿,到底没说什么,上楼拿你的止疼片去了。
你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盯着墙上的挂钟发呆,脑子里乱糟糟的。表盘上的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李泽言上楼的时间似乎有些过于长了。
——等等。
你忽然想起了什么,也顾不得肚子疼了,手忙脚乱地往楼上爬,法兰绒睡袍被你歪歪斜斜裹得乱糟糟的:“李泽言!”你大喊了一声。
楼上没有回音。
男人半蹲在房间里,手里捏着一张薄薄的照片,看不出喜怒来。
这下真的完蛋了。你心想。
最隐秘的那点儿小心思被人直直戳穿,你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6.
李泽言紧抿着唇,双眼一瞬不瞬地打量着那张照片,任凭滔天的喜悦在胸腔里乱窜。
她无缘无故的客气和躲闪统统变成了可爱的羞怯,一切都有了答案。
照片上的人是他。那是一个他早已没有印象的时刻,有日光洒进他的办公室,斜斜地落在办公桌上,他大概是倦了,以手支着额头,在一沓厚厚的文件旁阖着眼。
就是这样一副简单的画面,被女孩印在相纸上,还小心翼翼地加了一层塑封。如果不是她先前翻东西不小心将它带出来落在了地上,他不知再过多久才能发现这份隐秘、可爱,而又令他欢喜的小心思。
他小心挪动了一下大拇指指腹,被压住的那处露出了一颗用粉红色马克笔画下的小小的心形。蜜糖般的粉色直直能甜到人心坎儿里去,李泽言的心情分秒间就好得不能再好,眼里带着点儿揶揄的笑回头看你:“这是什么?”
你低着头窘得满脸通红,泪腺差点儿就开了闸,结果刚要涌出来的眼泪被男人轻快又愉悦的语气硬生生堵了回去。
咦?
你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悄悄掀起眼皮打量他,结果躲躲闪闪的目光被他含笑的眼睛擒了个正着。
“你……你不生气吗……?”
“......”李泽言大概是没想到女孩能迟钝到这种地步,挫败感头一回在心底油然而生,一口气噎在喉咙,好半天才道:“你看不出来?”
你快被吓傻了,脑子转不过弯儿来,根本没敢往别的方面想:“看......看出来什么?”
男人头疼极了,深吸一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几乎咬牙切齿地问:“我在想方设法地把你留下来,你看不出来吗?”

7.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空气静得可怕,只剩下心跳声在你耳旁震颤。你呆滞地看着李泽言,数次启唇也没能说出一个字儿来。
等等,不是吧。他是那个意思吗......?
李泽言的脸近在咫尺,你心跳快得几欲爆表,垂下眼帘轻轻咬住了下唇。
他好高。好帅。身上的气味清爽又好闻。他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你。
真要命啊......要不是他还在场,你可能要捂着脸蹦跶一晚上了。
在商场运筹帷幄的男人情场经验完全为零,见你许久不说话也有些摸不透你的意思:“......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见他似乎有给你进一步解释的意思,慌忙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懂的懂的!”
“那,”李泽言悄无声息地捻掉手心的冷汗,摆出一副谈判桌上的资本家的架势,“我想我们应该谈一谈。”
你有点懵:“谈......谈什么?”
李泽言的目光阴恻恻的:“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你刚想说点什么,脸色蓦然一白,颤巍巍抬手扯住他的袖口:“先......先把止疼片给我......”
李泽言:“......”
吃完止疼片,你好歹缓过点劲儿来,盯着男人那张好看得不像话的俊脸,勇气忽然铺天盖地奔涌而来,脑袋一热,话还没组织好就脱口而出:“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李泽言额上青筋一跳,神色更加阴沉了:“什么意思?”
你不知脑袋里哪根筋儿又搭错了,肢体表达似乎能快过思维,抬手环住他的脖子就对着他的唇瓣毫无章法地啃了下去。
那张令人赏心悦目的脸在你面前放大到失了焦,你脑子里“嗡——”地一声长鸣,连肚子都顾不上疼了,赶紧试图把自己的手臂从男人的颈上松开,谁承想他一把就将你摁在怀里,让你动弹不得:“别动。”
男人说出来的话几乎是气音,温热的气息蹭得你唇瓣有些发酥。他身高腿长,为了迁就你似乎微微弯了腰,脊背上绷紧的肌肉隔着一层衣料被你摁在手底下,灼热的温度把你冰凉的指尖都捂暖了。你腿软得站不住,软绵绵地被他捞在怀里,喘息早就乱了章法。
李泽言的心跳也好快——阖上眼的前一秒你想。原来紧张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啊。
吻很长。可能是刚刚那杯红糖姜片茶余韵未散,连空气都甜得像裹了一层蜜糖。过了好一会儿,李泽言才轻轻松开了环着你的手臂。
“能自己站稳了?”他话里有几分揶揄。
你喘气的当口还有点发颤,脸颊几乎红透了,没敢抬头看他,也就错过了他红得不正常的颊侧和耳尖。
“现在我懂你的意思了。”过了半晌,男人垂眸看你,似乎低笑了两声,声音深沉得像窗外的夜色:“除了恋爱,我们确实没什么好谈的——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吧?”

8.
你觉得这个夜晚有些过于长了,信息量也过于大了,直到你被他抱到主卧的床上用被子裹成了一只乖巧的面包卷你还是没太反应过来。
半个小时前你还因为在他面前一再出糗羞恼得想要直接趁着雨夜潜逃出走,半个小时后你就收获了一个完美得令人面热心跳的男朋友——大概人生就是这样神奇吧。
“肚子还疼吗?”李泽言一句话将你拉回现实,你感受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怎么疼了。”
“嗯,那休息吧。”他似乎把声音放柔了一些,俯身轻贴上你的唇瓣,给了你一个晚安吻:“晚安。”
不近人情的高岭之花谈起恋爱来实在是有点要命......你脸颊上刚退下去几分的热度又蒸腾起来了。
李泽言给你拧暗了床头的夜灯,转身要往房间外走,你赶紧趁机扯住他的袖子:“那你......你今晚睡哪儿啊?”
这句话歧义有些大,话音一落你就意识到了不妥,慌忙解释道:“我是说,我把你客房的床单弄脏了.....”
李泽言不以为意:“家里有很多房间,不用担心。”
想起那张被你弄脏的床单,你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可是......”
“好了,快点睡觉,别忘了你明天还有工作要汇报。我可不会为你暂停时间。”
男人似乎显得有点儿不耐烦,你见状乖乖地闭上眼睛,趁他不注意又悄悄地启开了一点缝隙,盯着床头那只好几分钟前数字就已经没有变过的电子钟,悄无声息地翘起了唇角。

-Fin-

评论

热度(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