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李泽言x你】Tequila

啊啊啊啊啊好吃嘤嘤

白桃有只甜饼罐:

*R18预警,请注意拉灯
*设定是交往后,甜饼,请放心食用




1.
宴会厅。
觥筹交错,衣香鬓影,酒红色的天鹅绒窗帘遮去同样厚重的夜色,穹顶下巨大的水晶吊灯把璀璨的光辉映射在大理石面上,深浅不一的酒液沾染着星光,连舞池里的裙摆都携了玫瑰的香气。
你手里执着一只香槟笛,里头浅金色的酒液随着你的动作微微打着旋儿,笼在水晶灯晶亮而斑驳的光里,像是盛了一汪月光。
继承父业的年轻女孩、令几欲破产的公司起死回生的貌美女制作人、使一个衰败的节目再创收视率巅峰的冉冉新星——无数标签被公众贴在你身上,促使着你成为了今晚的主角。
数杯五颜六色的酒精入口,你连眉都没皱,唇角的弧度得体又动人。没人看得出你根本不适应这种场合,不胜酒力,更不善于应酬。
手中的酒杯一换再换,香槟碟又见了底,你酒意渐浓,却无可奈何地再次将手伸进了前来邀你跳舞的男士的掌心。
以往这种场合都是李泽言帮你挡酒的,他酒量极好,而且冷着脸往那儿一杵也几乎没人敢再轻易上前了。
但你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见他了。他出差前你们吵了一架,虽然没过几天就消了火,甚至连当初吵架的原因都有些模糊了,但你们谁都拉不下面子来主动道歉,于是这些天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连往日里最普通的问候短信也寥寥无几。
你无意识跟着舞池中舒缓的音乐迈着步子,腰肢被舞伴紧紧揽着,有些心不在焉地打量着天花板上悬着的那只巨大的水晶灯,眼睛被璀璨的灯光晃得泛酸。
你有点想他。

2.
魏谦正在舞池边看你醉熏熏和别人跳舞,犹豫着要不要提前送你回家,毕竟你这副样子也不好再应酬,被总裁见到了还免不了一顿训——被训的是谁还未知。但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提前离席显然不合适,况且还有很多男士在等着和你跳舞。
上司不能得罪,上司未来的夫人不能得罪,宴会厅里随便拎出来个人都是各界响当当的大人物,也不能得罪。
衣兜里的手机忽然震了震,正身心俱疲生无可恋的魏特助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不敢怠慢,连忙就近找了个露台:“总裁?”
“嗯。”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微哑,似乎裹挟着风声,不知是在什么地方。
魏谦睨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有些讶异:“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纽约开会吗?”
李泽言捏了捏眉心,关上半开的车窗,倦懒的声音显得清晰了些:“我回国了。”
“您……您回国了?!”魏谦压根儿不知道这回事,差点一跃而起,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位合格的助理。
“不是你的错。“李泽言显然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转头望向窗外被车速模糊了的霓虹灯和沉沉夜色:“她在干什么?”
魏谦扭头往舞池那边看去:“在跳舞。”
“和男人?“李泽言话音刚落就意识到了不妥,有些头疼地闭了闭眼,追问道:“和谁?”
上一支曲子已经结束,你的舞伴又换了一人。魏谦定睛一看,心里暗道一声“坏菜”,却依然有些尴尬地实话实说道:“和……Leo总监,就是舞会电视台的那位。”
李泽言神色骤冷。Leo这人他是有印象的,你曾经为他认真学过舞,最后还被他放了鸽子——总之是极差的印象。
男人的手指在座椅扶手边缘无意识地扣了扣,透着点儿烦躁:“帮我看着点儿她,我马上就到。”

3.
李泽言不想太过高调,并未从宴会厅的正门进去,只对零散几个注意到他的人颌首算打过了招呼,随后视线刚落到舞池中,就胶着在某一处再难挪动半分。
他一眼就看见了你。
女孩的青丝卷到了锁骨处,颊上有两抹诱人的桃色,应该喝了不少的酒;身上的晚礼服是平日里鲜少会碰的娇艳而妖娆的火红色,裙摆的长度略略不规则,深V领露出一片雪白的胸口,堪堪遮住令人趋之若鹜的春光,在舞池里夺目得像一朵绽开的红山茶。一个有些面熟的英俊男人正紧揽着你的腰,低着头不知和你说了什么,逗得你眯着眼粲然一笑。
李泽言见状心头窝火,脸色极差地捏着手中的高脚杯,魏谦在一旁观察着觉得如果他再用力些那只杯子就得断了。好不容易撑到一曲结束,你只觉得体内的酒精快要把血液都烧沸了,整个人都有些头重脚轻,一个没站稳就要往对面的男人怀里栽去,谁承想一双手直接攫住你的双肩,不由分说地将你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李泽言面无表情地迎上Leo微微错愕的眼神,毫无歉意地说了句“失陪”就揽着你朝门外走去。深秋凌晨的风极冷,你只穿了一条单薄的小礼服,被迎面而来的寒意一兜忍不住猛地打了个激灵,冷得上下牙关都在打颤。李泽言心头窝了一团火气,但到底还是心疼你,动作不太温柔地用西装外套将你裹了个严实。
你醉得不清,幸而李泽言是带了司机的,吩咐了地址后就搂着你坐在了后座。你虽然酒量差,但是酒品还不错,喝醉了也不闹腾,猫儿一样安安静静窝在他怀里打瞌睡。李泽言仔细端详着你乖巧的睡颜,回想起他出差前你们吵架时你剑拔弩张的模样,忍不住有些头疼地腾出一只手捏了捏眉心。

4.
伺候着你洗了澡换好了睡裙,李泽言不过是去厨房准备给你炖点汤解酒的功夫,一转头就发现原本在沙发上蜷着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男人循着声音找去了地下室,见到你倚在酒架边上双颊绯红眼含泪光的模样后只觉得太阳穴发疼,暗斥了一声“小酒鬼”就一把将你从冰凉的地板上捞进了怀里,神色极冷:“又喝了多少?“
你迷迷糊糊也比划不出个所以然来,李泽言干脆自己去找酒瓶子查看你喝了多少,结果一看到地上那只熠熠生辉的银色酒瓶就被硬生生气笑了。
“Tequila Ley.925,”男人大掌对着你的臀拍了一下,有点儿咬牙切齿,“你可真会挑。”
他托着你往楼上走,你偏不依,侧着身子去够地上的酒瓶:“还要喝……李泽言你好烦人……”
男人这回是真被气笑了,鼻腔间溢出一声哼笑:“你今晚别想睡了。”

5.
酒劲上来,你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跑去卫生间吐了两回才好受了些,胃里空落落的,但好歹吐干净了。李泽言沉着脸色拧着眉头去厨房取了一只砂锅,依次将鲜鱼块、姜丝、枸杞加进煮沸的水里,待锅里再次沸腾之后转至小火,加了一点葱花和调料调味,没一会儿姜丝鱼汤的鲜香味就钻进了你的鼻腔。你晚上喝了不少酒,东西却没吃多少,现在一闻到鱼汤的气息就馋得恨不得能捧着砂锅一口喝光,双眼在灯下头亮晶晶的。
热乎乎的鱼汤下肚,你觉得胃里舒服了不少,缓了一会儿就基本上清醒了。李泽言居高临下打量着你,眼底一片冷然:“酒醒了?”
你有点儿心虚,撇着嘴小幅度点了点头,只见眼前的男人忽然勾起了唇角,喉间溢出一声冷笑:“那我就亲自告诉你,Tequila到底该怎么喝。”

肉来啦 干了这杯Tequila

评论

热度(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