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顺懂】高山低谷 4

啊啊啊啊啊啊

墙纸:

三天后。

顾顺在庙街同几个阿婆打麻将。

他嚼着口香糖,一推牌:“胡了。”

他喜形于色:“自摸清一色,快拿钱快拿钱。”

阿婆们一边拿钱一边抱怨:“阿顺呐,你今天手气怎么这么旺啊。”

顾顺说:“我前几天被人打破头,血流得到处都是,算命的说我这是鸿运当头咯。”

阿婆说:“哇,你鸿运当头,我们几个老家伙可就破财了。”

顾顺说:“别这么小气嘛,下次请你们吃螃蟹。”

阿婆说:“我们牙都掉光啦,哪吃的了螃蟹。”

他们正说着,一个阿婆捅了捅顾顺:“顺仔,外面有人盯你好久了,不会是来找你麻烦的吧?”

顾顺回过头去,看到李懂撑着把伞立在街上。

他盯着李懂看了一会,推开椅子站起了身:“不打了不打了,家里有点事要处理。”

阿婆拽住他:“哇,哪有赢了钱就跑的。”

顾顺说:“下次请你们吃鱼翅啦。”

他走到街上,站在雨里:“你怎么来了?”

李懂说:“ben哥说,阿桂的事他不管,你想怎么样随你的便。”

顾顺笑了一下:“是咯,是阿ben的风格。”

他说着,转身就走。

李懂撑着伞追在他身后:“你要把阿桂怎么样?”

他说:“你真的要拉着她游街吗?”

迎面有人和顾顺打招呼,看了眼李懂。

那人问:“怎么没见过,新收的马仔啊?”

顾顺笑了一下:“哪有大哥淋着雨,马仔撑着伞的事。”

那人一听就乐了:“人家看样子还在读书啦,别欺负人家啦。”

顾顺说:“我哪儿敢欺负他,他大哥打的我头破血流,这口气我还不是得咽下去。”

他正说着,李懂把伞偏过来,罩到了顾顺的头顶。

顾顺看了他一眼,继续大步往前走。

他身高腿长,李懂在后面追的吃力。

他一边追一边说:“你能不能放了阿桂,她真的很可怜。”

他说:“她家里还有个正在读书的弟弟要养,她和ben哥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顾顺钻进街边一栋大楼。

李懂合了伞也跟了进去。

他们一同进了电梯,李懂看了眼顾顺,忍不住又说:“阿桂她……”

顾顺打断他:“你第一天混道上啊?”

他说:“我话已经放出去了,现在放了她,那我以后还要不要在道上混?”

电梯停在一层。

顾顺大步走出去,李懂跟着他:“那,用我换阿桂。”

顾顺闻言一怔:“你?”

李懂说:“我。”

顾顺笑了一下:“你想怎么换?”

李懂说:“你想怎么换,就怎么换。”

顾顺盯着他看了一会,用舌尖顶起半边腮帮:“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

他说:“我根本就没答应拿你换她这回事。”

他说着,开门进了一套单元。

屋里没有开灯,玻璃上贴着红色的玻璃纸。

门口的神龛里供着武圣。

顾顺混身湿透了。

他脱了皮衣,里面的白色T恤紧咬着他的胸肌和腰腹,湿淋淋的露出肉来。

他反手脱了T恤,精赤着上身,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对着正在发呆的李懂挥挥手:“过来。”

李懂一怔:“干嘛?”

顾顺说:“你不是想跟阿桂换吗?那你来求求我啊。”

李懂站着没动。

顾顺笑了一下:“现在的年轻人啊,求人办事真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他说着掏出手机:“那我只好让他们扒了阿桂带去游街了。”

顾顺看了眼窗外:“不过今天雨下的这么大,光着身子在外面,好冷啊,不知道会不会感冒啊。”

他话没说完,李懂开口:“我求你了。”

顾顺拍了拍自己的腿:“你过来。”

李懂走过去,站在他面前。

顾顺说:“坐我腿上。”

李懂跨坐在顾顺的腿上。

顾顺一伸手,把人往自己怀里一带。

李懂的T恤贴上了顾顺湿漉漉的胸口。

顾顺的手顺着他T恤下巴伸了进去,在腰窝处来回抚摸。

李懂呼吸很快,脸色也有些惨白。

顾顺说:“你跟着我,我就放了阿桂。”

李懂说:“好。”

顾顺说:“跟着我和跟着阿ben那蠢货可不一样。”

他盯着李懂的眼睛:“在我面前,我不允许有人说假话,也不允许,你有事情瞒着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褪下李懂的裤子。

李懂大腿肌肉绷的僵硬。

不一会儿,他的T恤就被汗水洇湿了一片。

顾顺一边给他做着扩张,一边对他说:“你知道做我们这行,最怕有人吃里扒外。”

李懂说:“我知道。”

顾顺问:“你说你是湖南人,你为什么来香港?”

李懂说:“为,为了……”

他话没说完,顾顺的xing器就慢慢顶了进去。

李懂小声呜咽了一声,抱紧了顾顺的脖子。

顾顺顺着他的背:“为了什么?”

他声音蛊惑:“你说实话,说实话我就放了阿桂。”

李懂说:“我有个哥哥,四年前来了香港。”

顾顺慢慢挺腰,在李懂身体里冲撞。

他说:“继续说。”

李懂说:“我哥,每周都会给老家打一个电话,但是,但是半年前,我们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顾顺掐着李懂的腰:“所以你是来寻亲的?”

李懂说:“我哥以前,在电话里,提起过ben哥。”

他喉咙里猫着几声呻吟,声音也断断续续的:“可是我来这边找ben哥,他说他不知道我哥去哪了。”

他说:“没人知道我哥在哪,好像他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顾顺轻轻地艸他:“你怀疑你哥的失踪的事和阿ben有关?”

李懂被他折磨的够呛:“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他两条腿夹紧了顾顺的腰,脚尖都绷紧了。

顾顺又问:“你哥叫什么名字?”

李懂喘了口气说:“罗,罗星。”

评论

热度(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