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嘎尾 保镖(七)

四舍五入算度蜜月了!!!

忙里偷闲_TT:


王嘉尔站在他面前,左脸颊有一处明显的擦伤,但没有任何表情无悲无喜,似乎本来就习惯了这眼前的硝烟弥漫。


他盯着眼前泪眼模糊的张伟看了一会儿,突然,嘴角勾出一个浅笑,开口道:


“下次还胡闹吗?”


火光中,王嘉尔的脸有点不真实,张伟想起很多无眠的深夜里他窝在沙发上看黑帮电影,情节大多数都忘记了,但是有一部电影,里面的黑手党刚射杀了六个人,他在意大利冬夜空无一人的街道孤独的慢慢走着,在街道尽头看到一只蜷缩成一团的小狗,他慢慢弯腰,双手还带着鲜血的黑色皮手套,他一把捞起小狗,塞在大衣里就往前走远,最后一个镜头,是他看着小狗时那温柔的眼神。


他迷上了这个男人,反反复复的把这片段看了一百多遍。


那个眼神,和眼前王嘉尔的眼神居然神奇的重合在一起,在这浓烟呛火光的地方,挠的他心里又刺又痒,悸动不能自已。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是被吓傻了,只能木木的点头,然后摇头:


“不闹了……”


王嘉尔对他点点头,嘴角边的笑一闪而过,又恢复了平常的冷漠表情。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迅速拿出手机,接起电话。


“嗯,张叔。”


听到张叔两字,张伟立刻知道是他爸,整个人马上靠了过去。


刚才性命攸关那刻,他来不及想多想,现在才知道后怕,在这一刻,他居然破天荒的想见见死老头,听听他骂他。


还有,这老头肯定有事瞒着他,莫名其妙的找了个保镖,然后他被跟踪,被安炸弹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一定要问清楚。


“嗯,我会带他出去避避,放心。”王嘉尔对着电话说着,把手机递给了张伟:“你爸。”


张伟接过手机放到耳边,一声委委屈屈的“爸”还没叫出来,老头子就在那头一声怒吼:


“兔崽子,你不惹祸就不消停是吧!”


“哟,这次没送到黑发人您很失望是吧?”张伟气不打一处来,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混账!”电话那头传来茶杯碎了的清脆声响。


两父子许久没说话,各自都气的不行。


过了片刻,他爹的似乎才顺了气,低沉的说:


“你那里不能再住了,你出去避避,跟着嘉尔,你要再出幺蛾子老子先废了你。”


“嗯。”张伟从鼻子里轻哼一声。


“听到没有?!”那边又是一声怒吼。


“知道了!!”张伟比他更大声的吼了回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要杀我?”


他爸沉默了一阵,开口说:


“大概一个月前,我收到一封匿名信,里面全是偷拍你的照片,其他什么都没有。”


“我本来以为是恶作剧,但这些照片每周都收到,最近的一封,每张照片都被画了叉,公司最近在整合,清理一些人,同时还有几个大项目在和别人竞争。”


“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怕是有人盯着你,要来威胁我,你个兔崽子又是个不归家的主,我没办法24小时跟着你,只能请嘉尔来看着你,以免不测。”


“那你会有危险吗?”知道了来龙去脉,张伟心里焦急起来。


“那些人还不敢对我做什么,包括这次炸弹,应该也只是警告,不然你小子在回家的路上就成肉饼了。”他爸冷哼一声。


“你们现在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出去避避以防万一,罪魁祸首抓出来了再回来,”他爸顿了顿,语气低了下去:


“跟着嘉尔不会有事的,听他话。”


“嗯……你,你要当心,要是出事了我肯定不回来拜你。”张伟心里涌上来一股酸涩,嘴上却还是忍不住犯贱。


“你个混账,真是要气死我!”他爸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


张伟愣在原地,心里不是滋味,他对这个在他小时候忙事业经常半年不回家,最后在他母亲病逝的时候都没有赶回来见最后一面的男人感情很复杂,他既不想他过的好,也不想他顺心,他只要过的顺心,张伟就觉得自己母亲死的不值,所以平时他只要能气他十分,就绝不气九分。


他恨他,恨这个害死他妈,毁了他童年的男人,但讽刺的是,他却是在这世界上他唯一血亲,在得知他有危险的时候,他的心里,居然也有几分慌张。


他要死,必须是被自己气死的。


张伟呆在原地,手机还放在耳旁忘记拿下,直到王嘉尔拿过手机,他才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走吧。”王嘉尔看了他一眼,往前走去。


两人来到高速路口,等了一个小时才拦下一部车,等到回到张伟的住所,天已经蒙蒙亮了。


回到家里,张伟还是心有余悸,踌躇在门口不敢进去,王嘉尔把他推进去,叫他收拾东西,自己就到阳台打电话,不再理他。


张伟匆匆收拾了一些衣物,以及护照身份证钱包等重要物件,鼓鼓囊囊一个大包,背在身后,等他收好,王嘉尔也挂了电话,走了进来。


“我好了,走吧。”


王嘉尔点点头,皱眉看他,突然从桌上抽出一张湿纸巾,在他额头擦了擦。


动作几乎算得上轻柔。


张伟心里又是一悸,脑子里飞快闪过电影里黑手党捞起小狗,塞进怀里的画面。


“咳,那片荒地爆炸的事,我们是不是要报警?”他不自然的说。


“不用,处理好了。”王嘉尔又轻轻擦了擦他的脸颊,才把一团黑的湿纸巾扔进垃圾桶。


“对,对不起。”张伟觉得还是欠他一个道歉,不管这人之前多讨厌,刚才差点为了救他而丢命也是事实:“谢谢。”


王嘉尔面无表情,专注的看着他。


“怎,怎么了?”张伟有些受不住他的凝视,结结巴巴的说。


王嘉尔转头看了看桌上的湿纸巾,又回过头看着他:“我的脸也脏了。”


“啊?”张伟反应过来,这不苟言笑的哥,是,是要他擦脸?


这么看得起他?


张伟有些诚惶诚恐,赶紧抽出纸巾,在王嘉尔脸上轻轻擦了擦,把他脸颊的黑灰擦掉,露出了一条擦伤的伤口。


伤口不深,但有些血迹,在王嘉尔俊美的脸上特别显眼,看得张伟心里堵得慌。操,多漂亮的一张脸啊,不会留疤吧。


他忍不住轻轻吹了口气。


王嘉尔身体顿了顿,他一把抓住他的手:


“好了,走吧。”


声音比平时暗哑了几度。


他以为王嘉尔会带他去机场,或者火车站,毕竟现在两人可以说是逃亡,肯定是往人越多的地方走越安全,没想到王嘉尔却带他打车到了他爸产业下一家公司的办公楼。


那栋楼在市中心最豪华的地段,王嘉尔带他坐电梯径直到了22楼。


“到这里来干嘛?”电梯里,张伟不解的问王嘉尔。


王嘉尔没搭理他,低头从身后背包里拿出一双军绿色的看不出材质的手套带上。


“这么想不开啊,我操!”电梯门开了,张伟调侃着跟着王嘉尔走出天台,眼前的场景让他不由得惊呼一声。


一架军用的直升机,停在天台上,螺旋桨还在轰隆隆的响着。


一个身着作战服,手提狙击枪的男人从直升机里面跳了下来,走到王嘉尔身旁,对他有些恭敬的颔首,把枪给了他,然后悄无声息的走进电梯里消失了,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王嘉尔拿着狙击枪,掂了掂分量,把枪夹在肩颌处对着直升机瞄了瞄,似乎挺满意,然后他放下枪,一手提着枪,一手牵起张伟的手,大步往前走去。


走到直升机前面,他把已经傻愣住的张伟推了上去,替他穿好救生衣,做好安全措施,然后在飞行员位置处坐下,带上飞行帽和耳机,再熟练不过的开始操纵飞行仪,直升机缓缓启动,在天台滑翔一阵后,如雄鹰般冲向天际。

评论

热度(75)

  1. BeVry忙里偷闲_TT 转载了此文字
    四舍五入算度蜜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