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懂顺】桥上的贺拉提斯 章六

❤️

Cain:

章六


 


陆琛窜上天主教堂尖顶的时候,正瞧见顾顺满脸是血,正死死锁住一个雇佣兵的喉咙。这雇佣兵看个头得快两米,见有人上来憋足了劲一挣,差点给他挣开。顾顺冲着陆琛一使眼色,猛地将雇佣兵一个过肩摔,陆琛一枪爆头。


 


顾顺瘫在地上喘粗气。


 


陆琛连忙扑上去检查,顾顺前额弹片擦伤,胳膊上两道刀伤是近身搏斗留下的,大腿被子弹蹭了一道,伤口深,但没伤到动脉。


 


陆琛松了口气,手上动作飞快,嘴上停不下来:“你这近身格斗不行啊,还是比不上莉姐。”


 


顾顺搭着陆琛的肩站起来:“庄羽汇报队长方位——咱莉姐什么本事,哪能跟她比。”


 


通讯器里传来佟莉一声笑骂。


 


杨锐佟莉几个抢了辆不知道哪方势力的装甲车一路尾随,徐宏李懂紧随其后,一路往城外开,陆琛和顾顺分头行动,陆琛汇合庄羽,顾顺直接抄近路出城,占据制高点。


 


科考队被关押在城外一处废弃的二层小楼里,楼前反政府武装和雇佣兵已经开始交火,庄羽的飞行器探查到了关押的具体位置,杨锐决定从后方绕过去强行抢人,顾顺李懂打掩护。


 


开始行动很顺利,徐宏直接炸开了小楼后侧的墙体,杨锐佟莉石头手持突击步枪冲进去的时候楼内留守士兵并不多,杨锐当机立断救了人就往回撤,但是楼内的动静很快被发现,反政府武装和雇佣兵一起冲进来,产生激烈的交火。


 


李懂和顾顺占据两侧制高点替他们断后,杨锐他们的三辆装甲直接往山上开,追兵紧紧尾随,在山路过弯时被顾顺一枪点爆了油箱,几辆车撞在一起翻下山崖。


 


急速攀升的肾上腺素还没有退掉,各人身上都是血混着汗,庄羽升起小型无人机寻找出山的道路,顾顺李懂则需沿原路回城。


 


“懂儿,你得来帮我一下。”顾顺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他藏在大石后面,四肢摊开,阳光毫不顾忌的落到他的脸上,他眯起眼睛。


 


李懂心头一紧,立时朝着顾顺的方位飞奔过去:“顾顺!你怎么样?顾顺!”


 


“别紧张啊,”顾顺声音里有些笑意:“抗压能力太差。”


 


李懂几乎气结:“你怎么还有空开玩笑!”


 


“小伤,要不了命。”顾顺看见李懂了,他头上包裹着的头巾散掉一半,露出短短的扎手的头发,他们这种寸头都扎手,顾顺摸过李懂的头发,并没有因为其人性格的温柔而柔软半分。


 


李懂又急又气,骂了句脏话。


 


顾顺笑起来:“我在你七点钟方向,有块——操,队长车往树林里开!坦克!李懂趴下!”他立刻翻身坐起,身上的伤再度撕裂,但顾顺几乎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他迅速架枪瞄准,又补了一枪在横尸在山道上的雇佣兵身上,子弹准确射中其所携弹药,立时轰然炸开。


 


这一处爆炸转移了坦克的注意力,杨锐他们的车队迅速转入山侧,坦克炮弹射出砸上山体,飞溅的巨石击中了装甲车,险些把石头开着的最后一辆砸入山沟里去。


 


但终于侥幸逃脱。


 


顾顺没有那么幸运,坦克的炮筒对准了他,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三公里,炮弹射出击中五秒钟。


 


李懂突然又出现在顾顺的视野里,他面部表情已经扭曲了,像豹子一样飞扑到顾顺的身前。


 


“李懂我操你——”顾顺几乎什么也顾不得了,他一手勒住李懂的脖子一手箍住他的腰,两个人顺势从制高点上滚了下去,身后炮弹击中顾顺用作掩体的大石,巨大的冲击力几乎将两个人撞飞出去,四射的石块碎片砸了两人满身满头,一路下滚,直到狠狠撞上一棵树才停下。


 


顾顺艰难的喘口气,五脏六腑都在痛,他一时都睁不开眼,偏后槽牙都要咬碎,愤愤的要把话骂完:“李懂……”顾顺喘口气:“我操你妈。”他嗓子也发痛,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剩不下,幸而李懂就躺在他边上,能听到见他的蚊子叫:“你他妈……是要送死吗?”


 


李懂猛咳了一声,忍着浑身疼痛跪了起来,他出奇的平静:“我这不是没死吗……你也没死。”


 


“操……”顾顺还想骂,实在痛的出不了声了,好不容易把眼睛睁开,眼前血蒙蒙一片,模模糊糊能分辨出李懂那张糊了血和灰的脸。


 


这场景如此相似。


 


上一次他和罗星也是这么从山坡上滚下来,只不过那会儿情况要比现在好上太多,罗星还有闲心思和他聊人生谈理想。


 


还谈了谈爱情。


 


李懂所不知道的是,石头佟莉婚礼之后去见罗星,当时顾顺也在。


 


其实顾顺本该已经上了去委内瑞拉的飞机了,脚踩上飞机舱门,才终于决定去和罗星道个别——毕竟每年折在猎人学院里的人头可不比前线战损要少,万一是永别呢。


 


李懂和罗星的那些碎碎念他听了个整,一边听一边在病房门外掰橘子,心想李懂原来这么话痨啊,都快赶上罗星了,罗星这嘴怎么没个把门的,迟早被他缝起来。


 


等到李懂走了顾顺才慢悠悠晃进去,罗星掀了掀眼皮:“哟,我们顾大少终于舍得进来啦。”


 


顾顺大马金刀的往罗星病床边上一坐,没讲话。


 


“要去委内瑞拉了?”


 


顾顺嗯了一声,瞟罗星一眼:“你这都把名额拱手相让了 ,我好意思不要吗?”


 


罗星拿橘子砸他:“你也就捡个漏,等我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子。”


 


顾顺拍拍他腿:“成啊,不过你可得快点儿,可别一休养就休养个十年八载,那可就被我甩的太远啦。”


 


罗星笑起来,他伸手拍了拍顾顺的后背,劲瘦有力的肌肉攀附着笔挺的脊椎,隔着薄薄的布料顾顺的体温附上罗星的手掌,罗星忽然讲顾顺,我当年说等我退役了可要好好追你,这话可是还作数的。


 


顾顺咬着嘴里的口香糖,很有些混不吝的神色:“人李懂可是真心实意把你当哥哥瞧的,你这样挖他墙角,不好吧?”


 


“……你个小兔崽子,”罗星又气又笑:“你他妈能不能照顾下伤员啊,我得活活给你气死。”


 


顾顺冲他笑,伸手给他顺气,脸上假模假式的摆出“体贴伤员”四个大字。


 


罗星一把抓住顾顺的手腕。


 


顾顺垂着眼看他。


 


罗星觉得有什么卡在了嗓子里,他就这么直愣愣的顾顺对视了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可是……真的后悔了。”


 


他本就不该等的。


 


他们这些人,哪里有等待的余地。


 


罗星讲,你别让小懂等太久……你也别让自己,等太久啦。


 


小伤算不过来,李懂左胳膊骨折,小腿八成不是骨折也得骨裂。顾顺估摸着自己得断了两根肋骨,后腰发麻,一时也摸不清伤成什么样,原先几处伤跟血崩似的,胸前那道旧伤也跟着添乱,李懂手忙脚乱给他止血,自己也是伤员,一不小心动着自己的伤处,浑身就如同过电一样颤抖。


 


顾顺冲着李懂示意,周遭都是枯枝,捡了两根粗的,帮李懂的小臂固定上。


 


李懂这时候才开始掉眼泪。


 


“你这……别哭啊……”顾顺脑袋就枕在李懂大腿上,李懂眼泪一掉,就往他脸上砸。


 


顾顺心想,怎么跟落子弹似的,砸的他生疼。


 


李懂粗暴的一擦脸,没讲话。


 


这处山坳里没有信号,不知道其他人状况如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们。天色渐沉,西边山头上镀一层金光。


 


顾顺仰着头正好望向巍峨山峰,山也附身就他。


 


他的意识有些涣散。


 


“顾顺,”李懂声音还有些哑:“你别睡。”


 


“我没。”顾顺狡辩。


 


李懂伸手替他擦了擦脸上的血污,其实哪里擦得干净:“你退役后想做什么。”


 


顾顺眨了眨眼睛:“养兔子。”


 


李懂轻声笑了笑:“说认真的。”


 


顾顺皱了皱眉:“想干的事太多,我得给你一件件数,我得先去环游世界,这些年执行任务到处跑……哪里风景都没仔细看过,”他嗓子发哑,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奥克兰能看到成群的鲸鱼……阿比斯库有最好看的极光……沙漠里原来会下暴雨……”


 


李懂伸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强压着恐惧和难过,勉强挤出几个字来:“我和你一起。”


 


顾顺说,好。


 


“所以你得活下去。”李懂说道。


 


顾顺竟笑起来,他冲李懂招招手,让他把脸凑近一点,低声问道:“如果我明天就死了呢?”


 


李懂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我也陪你 。”


 


顾顺脸都皱起来:“酸。”


 


李懂很认真的讲:“我以为会是甜的。”


 


顾顺得忍着不让自己大笑出来,这会震的他浑身都痛,他望着李懂红通通的兔子一样的眼睛,说我忽然发现罗星偶尔也会说一两句人话。


 


李懂:“嗯?”


 


顾顺忽然又讲:“你刚刚不应该扑上来,你得留着命,哥得再给你上一课,在战场上,永远要保持冷静。”


 


李懂问:“收学费吗?”


 


顾顺讲:“收。”


 


李懂亲吻他,像春风亲吻柳叶,像大海亲吻鲨鱼。


 


顾顺被他吻得有些发怔,他低声说懂儿,如果明天——


 


李懂凑得近了些,没听清。


 


顾顺笑起来,我说——


 


若明日你我尽死,今夜就要做丨爱。


 


李懂也笑,说,急什么,先欠着。


 


TBC


 


 

评论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