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嘎尾 保镖 (六)

啊啊啊啊啊带感我嘎尾啊!

忙里偷闲_TT:

“你他妈叫我找人去堵一个武装雇佣军?你他妈,我靠!我兄弟全进医院了,我靠,我他妈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人,喂?喂!“


电话摔落在地毯上,凌哥说的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张伟浑身颤抖,看着王嘉尔带着毫无温度的笑,一步步向他走近,突然伸出手,攥紧了他胸口的衣服。


也许刚才是凌哥电话里说王嘉尔是雇佣军给了他心理暗示,张伟在王嘉尔伸手攥紧他衣服的同时,居然下意识的垫起了脚,此刻他的思维异常敏锐,寻思着那啥他妈什么军的兴致来了给他个过肩摔,至少可以缓冲一下,不至于脑震荡。


保命要紧。


于是此刻他就以一种极其滑稽的类似MJ跳舞时前倾身体,双手后撅,脚尖点地的姿势,被王嘉尔拽了过去。
两人的距离,近的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他惊恐不已,想尖叫,喉咙却又干又痒,瞬间失语,眼前是王嘉尔放大的脸,离的太近了,他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唇,几乎看不到毛孔的白皙皮肤,在他眼前纷乱模糊成一片,失焦中他终于找到支点,看到他如墨般漆黑的眸子,里面没有情绪,似乎也有一点。


愠怒?嘲讽?还是一丝笑意?还是别的?他也分不清楚,他只看到那里面倒映着正斗鸡眼茫然的自己。


王嘉尔没有说话,面无表情的继续攥着他,没有放开的意思。


气氛诡异中带着一丝尴尬,还有一丝寒意。


怎么办?!张伟眨了眨眼,把眼珠归位,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


道歉?识时务者为俊杰。


道!


“哥对不起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这句电视剧里用滥的台词滑不溜丢的就出了去。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一回吧。”见王嘉尔不为所动,张伟继续说着台词。


又咧开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王嘉尔继续拽着他,似乎没听到他的求饶。他看了他一眼,眼神意味不明,但有些深。


“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道歉没用,张伟不知道说什么,鬼使神差的冒了这么一句莫名的话出来,然后抬起右手,拍了拍王嘉尔抓着他衣服的手背。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智障的动作,这完全没逻辑,这算什么,安慰王嘉尔?


也许是因为刚才在他眼里捕捉到了一丝能称之为害怕的情绪?


肯定是他看错了,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却奏效了。
在他的手拍在他手背那刻,王嘉尔顿了顿,终于放开了手,张伟失去支撑点,腿软着往前瘫了去,倒在沙发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狠狠的喘了几口气。


气还没喘匀,身边的沙发陷了下去,王嘉尔在他旁边坐了下来,紧接着哒的一声,他点燃打火机,嘴角衔着一根烟,点燃烟头,皱眉偏头看他。


张伟突然想起,有一次小安非逼着他看一部BL小说,说男主苏的不行,邀他共赏。小说是ABO设定,他看半天没看懂,还去研究了老长时间,最终放弃,说他妈什么破玩意儿。


但此刻坐在他身边的王嘉尔偏头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却有棱有角,轮廓刀削般利落,他黑色T恤下隐约可见结实的肌肉形块,夹着烟头的手青筋凸显。


这一瞬间,张伟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做Alpha。


要是小安那货在这里,估计能立刻爬到王嘉尔腿上发浪。


那自己是什么?Omega?不,小安才是,自己肯定也是Alpha,不过,没有王嘉尔那么大的气场就是了……


“昨天晚上11点23分——”张伟正在胡思乱想中,王嘉尔狠吸了一口烟,把烟头熄灭,盯着他开口说话,声音有些沙哑:


“到刚才1点18分,这段时间,你做了什么,去了哪里?”


“啊?我没去哪里啊,我就随便逛了逛,我去睡觉了——”张伟不想再被这铺天盖地的Alpha气息压迫,站了起来,准备进卧室。


与此同时,王嘉尔一把抽出别在腰间的手枪,行云流水的拉开了保险栓,把枪口对着他晃晃,面色深沉,示意他坐下。


张伟的腿又软了,乖巧的坐了下去。


“好好想想,去了哪里,做过什么。”王嘉尔对他慢条斯理的抬抬下巴。


“你干什么啊?动不动就拔枪,老子真不记得了!”张伟低头嘟囔了两句,随即很怂的开始想自己去了哪里。


“从酒吧出来,我把车开到城南高架,绕城开了四圈。”
“下高架是什么时候?”


“十二点多吧,我记得我听着广播,是深夜档情感故——”


“接下来去了哪里?”王嘉尔打断了他的话,继续问。


“然后就从城东开回来…”


“你的车绕城四圈84分钟,从城东开回来18分钟,那段时候全程路段通畅,还有13分钟,你去做什么了?”王嘉尔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脸色开始变冷。


“操…你这都知道?我回来的路上在城东加油站给车加油,同时间去了旁边的便利店买了瓶水——”


没等他说完,王嘉尔噌的站了起来,面色深沉,他快步走进自己那间卧室,转眼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细长的冒着金属光泽的黑色棍子,拉着他就往门口走。


“喂!你干嘛啊??”张伟的手腕被他捏的生疼,脚步踉跄几乎是被王嘉尔拖着走。


该不是把他拖出去打一顿吧?棍子都带了。


王嘉尔没理他,拖着他继续大步走,很快来到电梯口,门一开就把他推了进去,迈步进了电梯。


“去车库。”


“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张伟看着挺直站在身边的男人,心里开始慌乱。


王嘉尔看了他一眼,低头看着手中的棍子,有些烦躁的把棍子在地上敲了两下,握着他手腕的手紧了紧。


电梯很快到了地下二楼,门刚一开,王嘉尔就拖着张伟快步走向他那辆黑色宝马,在离车几米处,他松开他的手,手掌对着他,示意他别动,然后小心翼翼的拿着那根棍子绕着车慢慢踱步。


没走几步,清晰的滴滴两声从棍子处响起。


“操!”王嘉尔低声骂了一句,立刻俯下身,从侧门下方钻进车底。


过了一分钟,他从车底钻了出来,大步走到张伟身前。
“怎,怎么了?”


“车里有炸弹。”王嘉尔缓缓的说。


“……”这是张伟从来没遇到过的状况,他花了几秒钟才明白炸弹的意思,然后整个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发抖,刹那间冷汗从额头和背脊处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刺的身体发麻,他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跑,却像被钉在原地,像个木偶一般没有一丝力气。


“听着,张伟。”王嘉尔伸出头,近乎温柔的捏捏他的肩,又摸了摸他的头:“炸弹还有大概13分钟43秒爆炸, 我们不能让它在这里炸,不然会很麻烦,我必须把车开到附近的荒地去引爆,你不能回去,会有危险,你跟着我,好吗?”


王嘉尔的嘴唇在张伟面前张张合合,张伟脑子里一片空白,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只是抓住了几个字眼。


13分钟,爆炸,荒地,危险。


他是在做梦吗?


车里居然被装了炸弹,什么时候装的?在加油站,他去买水的时候?谁装的?真的有人想杀他?


王嘉尔,不是来监视他,真是来保护他的?


不再给他时间发呆,王嘉尔干脆利索的拉着他,向车走过去,从他上衣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锁拉开车门,把他往后座塞进去,然后跨坐进驾驶位,发动车,加足马力冲了出去。


车在高速路上飞驰,很快行驶到城郊,张伟坐在后座,大气不敢出,手心全是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想很问问王嘉尔13分钟到了吗?他们今天会不会死,但是始终没有开口。


都是自己作的,活该!


过了一会儿,车从高速路出口处拐进一片荒山,王嘉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把车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开口:
“下去,在原地等我。”


“那你——”张伟挪动僵硬的双腿,迟疑的说。


“别废话,快下去!”王嘉尔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皱着眉头低沉的说。


张伟立刻拉开车门,哆嗦着下了车。


车立刻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前面大概几十米处有一片残断的山壁,车驶到山壁前,从右处飞快的绕了过去,瞬间不见踪影!


去哪里了?


张伟站在原地,心跳如雷,他已经满头大汗,汗液顺着额头流进眼里,刺刺的痛。刚想抬脚跑过去看看,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漫天的凶狠火光,铺天盖地向他袭来。


炸弹爆炸了!


那声音如此可怕,震耳欲聋,一股热浪几乎是瞬间向他扑了过来,他身形一晃,竟生生的被撞倒在地上,地面在持续晃动,似地震般,似乎下一秒地底就会钻出恶魔。


这一刻,张伟真实的感到了恐惧和崩溃。


王嘉尔呢?!


在车上的他,不会死了吧?


“王嘉尔!——”张伟嘶哑的吼了一声,盯着山壁处用尽全力往前爬。


过了一会儿,他停止了爬动,把脸埋到地上,全身发抖。


他看到,漫天火光中,一个身影慢慢的从山壁背后走了出来,浓烟之下,那身影看的不太真切,还有点扭曲,但那确实是王嘉尔。


还好,他没事。


张伟绷紧的神经彻底松了下来,发泄般的大哭。


过了一会儿,有人把他轻轻拉了起来,一双带着硝烟余味又滚烫的手,在他额前扫了扫。


王嘉尔站在他面前,左脸颊有一处明显的擦伤,但没有任何表情无悲无喜,似乎本来就习惯了这眼前的硝烟弥漫。


他盯着眼前泪眼模糊的张伟看了一会儿,突然,嘴角勾出一个浅笑,开口道:


“下次还胡闹吗?”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