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嘎尾】兄弟(八)

终于要甜了😭

猫尾:



洒狗血到此为止了,明天开始就没有虐了。





46


王嘉尔收拾好心情才出去面对张伟,幸好梁桥已经走了,不至于让他太过难堪。

“哥。”王嘉尔走过来,张伟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王嘉尔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自己打扰了他们两个的缠绵张伟肯定不高兴了,不知道心里有多厌恶他。

而张伟其实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王嘉尔,他明明和梁桥什么关系都没有,跟王嘉尔也不是恋人,可还是有种自己出轨的错觉,总觉得对不起王嘉尔。

“你饿了么?我现在做饭吧,你想吃什么?”王嘉尔又扬起笑容,张伟听到他没提刚才的事情松了口气:“都行。”

王嘉尔点点头答应着去做饭了,吃饭的时候张伟老是觉得不自在,王嘉尔的眼神太直接了,他还以为掩饰得挺好,其实张伟早就察觉到了。

王嘉尔这一个多月没见到张伟,实在想得厉害,能和他坐下来吃顿饭高兴坏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被强迫性的抛到脑后,眼神片刻不停的黏在张伟身上,等他看过来又连忙错开,生怕张伟会觉得不高兴。

张伟更煎熬,王嘉尔还不怎么需要掩饰,他却需要把自己的思念完全憋在心里,流露出一点他都怕王嘉尔更加坚持不懈,可他实在非常想摸一摸王嘉尔的脑袋,想抱一抱他,想到快要疯了。

张伟觉得自己有病,病的还不轻,明明渴望王嘉尔却一直拒绝,可又不能狠下心完全断了联系,偷偷贪恋王嘉尔不知是真是假的温暖,也挺可悲的。


46


转眼便到了张伟的生日,这次的生日有许多人为他庆祝,歌迷和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不再是自己孤单一人了,张伟觉得温暖又幸福。

在外面玩得开心,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了,张伟打开门时,家里亮堂堂暖烘烘的,王嘉尔正趴在桌子上睡着,桌子上还放着一个蛋糕。

王嘉尔听到开门声就醒了,看到张伟来立刻扬起一个笑容:“欢迎回家。”

张伟没想到他还等着自己,还给买了生日蛋糕,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别扭的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换鞋脱衣服,王嘉尔虽然习惯了,但还是有些失望,看了一眼钟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没赶上。

王嘉尔更沮丧了,但还是打起精神捧着蛋糕给张伟唱生日歌,笑眯眯的样子很可爱。

张伟点点头,冲着餐桌扬了一下下巴:“嗯行谢谢您,放那儿吧。”

王嘉尔见他不感兴趣,讪讪的把蛋糕放回去,面对着张伟紧张的手脚不知往哪放,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自己的请求,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提出来:“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吗?”

张伟看了他一眼,本能的想拒绝。

二十分钟后,张伟坐在车里看风景,咬着手认命。他是真的想拒绝,但王嘉尔红着眼睛说对不起以后不会的时候,张伟心疼的不得了,王嘉尔为他生日的这天大概准备了很久,自己不仅不予理睬,连让他展示给自己的机会都拒绝了,未免太不近人情。张伟在心里劝着自己,只是去看一看,又什么都不做,没关系的。

张伟气鼓鼓的一直把脸对着窗外,沉默的把对自己的气撒在王嘉尔身上,王嘉尔感觉到了,尽数收下,张伟能跟他出来他就很高兴了,别的他也不敢再要求。

可王嘉尔越开越远,周围的店面也越来越熟悉,张伟便知道他要去哪儿了。

王嘉尔带张伟来到了他们相遇的酒吧,张伟成名之后就很少来了,这次突然回来还真有些莫名的感触,他距离自己一穷二白被王嘉尔耍的团团转的日子只有不到半年时光,可已经遥远到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两个人现在也算是互调了身份,真是造化弄人。

虽然现在已经凌晨了,但酒吧依然很热闹,都是夜长不知该如何消遣的年轻人,王嘉尔让张伟坐在前面,要了果汁给他喝,又去跟酒吧的人拿了一把张伟以前用过的吉他,站在舞台上冲着张伟笑。

“二十八年前,一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出生了。”王嘉尔语调轻柔,眼睛里竟有些羞涩:“他善良又可爱,把他最好,最珍贵的爱都给了我,但是我没有好好珍惜。我不奢望他可以原谅我,对我有什么好的印象,我只希望,他以后的每一天都能开心。”

王嘉尔没有紧盯着张伟,怕给他造成压力,但时不时的还是瞥他一眼,期待着张伟给出任何一点反应。而张伟在台下看着他,紧皱着眉头看不出情绪,王嘉尔深吸一口气,张伟很久没有正眼看过他了,他有些紧张。

灯光打到他身上,睫毛都被照的毛茸茸的,优越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深邃,深情翩翩的模样大概能欺骗无数少女前仆后继。

张伟看着王嘉尔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咬着牙坚守住对自己本能的保护,在内心警告自己,这都是假的,王嘉尔最擅长用一副深情温柔的样子骗他,都不可信。

可王嘉尔望着他专注的眼神,低沉又温柔的嗓音,张伟已经快要坚守不住了,咬着拳头时不时的眼神飘忽,不敢看台上王嘉尔那双眼睛透露出的太过直白浓烈的情感,张伟害怕自己看一眼就沉沦进去再也逃不出来。

“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

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 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可以”

这是一首老歌了,但曲调缠绵痴迷,王嘉尔唱着唱着有些动容,眼睛湿润着看向张伟那处,声音也有些哽咽,张伟不再躲避,直视着王嘉尔的眼神。

或许他可以试一试。

张伟刚冒出这个想法,心脏就因为它跳得更加迅速,脸颊也变得发烫,他稍微踏出禁忌自己的圈子仅仅一步,想要同王嘉尔在一起的心情便不受控制的往外宣泄。

王嘉尔眨了眨眼睛,他竟然看到张伟对他笑了。

王嘉尔一瞬间大脑空白,歌都忘了接着唱,底下的人有些躁动,王嘉尔才回神,低头咬着嘴唇笑了又笑,连声音都发着抖,他做的这一切都物超所值了,张伟竟然还能对他笑。王嘉尔细细的品着刚刚张伟嘴角的弧度,甜的比最醇厚的蜂蜜还要甜,幸福的好像在做梦。

等下了舞台王嘉尔迎着观众的掌声去找张伟,激动的只知道冲着张伟傻乎乎的笑:“哥,生日快乐。”

张伟笑着点点头,想伸手揉一揉王嘉尔的头发,却看到了从他身后过来的几个人。

“嘉尔来啦,张伟也在呢,来喝一杯啊。”

张伟的笑容瞬间消失,王嘉尔的那些朋友依然热络的招呼着他们两个,刚刚被王嘉尔的温情冲淡的记忆一瞬间又回来了,他看到这几个人聚在一起就恶心,连同王嘉尔一起恶心,都他妈没一个好东西。

张伟看一眼都觉得多,转身就走,王嘉尔见状连忙追出去,剩下那些朋友尴尬的对视一眼,撇撇嘴也回去了。虽然他们知道之前王嘉尔失势时他们不够仗义,但大家也都清楚彼此是什么关系,一同玩乐而已,出事了肯定是避之不及,现在王嘉尔又风光回来大家都当没发生过就可以了,但看眼下的情景……他们大概以后都没办法再在一起组局玩乐了。



47



“送我回家。”

王嘉尔跟着张伟进车里,乖乖开车带张伟回家,心里忐忑不安,害怕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因为那些人的突然出现就前功尽弃。

“到家了你就走吧,该收拾的都收拾收拾。”

张伟坐在车里决定和王嘉尔摊牌,他刚刚差点就心软,可现实告诉他他根本放不下,张伟被伤害过的疼痛可以略过,但疤痕永远都在,他不是忘记不了,是没办法忘记。

他们两个这段时间的关系不清不楚,既然说长痛不如短痛就一定要干脆的直接断了,王嘉尔再纠缠也不能心软,这次必须断。张伟想明白了,不就是之后的生活少了一个人吗,再换就是了,总会有更适合他的人出现,他终究会有一天,可以做到提起王嘉尔的名字内心不再起波澜,不爱也不恨,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王嘉尔捏着方向盘的手指收紧,他还是不配得到张伟的原谅,不管姿态多卑微,期待的东西有多渺小,张伟都容不得他留在身边了。

“对不起,请不要赶我走,我会好好听话,之后我会保证你不会再见到他们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今晚会在酒吧,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王嘉尔害怕极了,祈求着张伟能再看他一眼,他现在还记得张伟在台下看着他的微笑,只那一瞬间,他就觉得他还可以使出浑身力气追着张伟追一辈子,生生世世留在他身边,只要偶尔给他一个笑容,王嘉尔就觉得让他为张伟去死都心甘情愿。

“不给了。王嘉尔,我想开始新的生活,去过没有你的人生。”张伟呼出一口气,不知是轻松还是哀叹,轻飘飘的给王嘉尔下了判决书:“你根本不知道你在我身边我有多煎熬,我没说过不代表我不在乎,之前我知道你给我的一切都是骗我的时候……”

张伟顿了一下,打开窗户点了根烟,有些艰难接着往下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你之前给我的喜欢有多温暖,我当时心里就有多冷,太他妈冷了,我甚至都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我这个人生下来就是个错误,没人会喜欢没人在乎的,我这个人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那时候我觉得死就是一种解脱,可我又懦弱,不敢死,就那么赖活着,能活一天是一天。后来慢慢好了吧,你又来了,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一直都是被你牵着鼻子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张伟呼出一口烟,王嘉尔此时已经泣不成声,泪水模糊了眼睛脸前方的车辆都看不清,他连忙用袖子胡乱抹了一把,张伟说要回家,他便一定安安稳稳的送张伟回家。

“我不想跟你在一块儿了。”张伟的声音有些发抖,他以为他放下的是累赘,可当他真的说出这句话时,他根本没有任何洒脱轻松的心情,只觉得是在把自己的心硬生生撕下来,疼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他突然觉得心空了。

“不行啊,不行,不行的……”王嘉尔只知道摇头,没有意义的重复着,仿佛这样张伟就可以有犹豫的余地:“不行,哥……”

“你说不行就不行?王嘉尔,你做什么事儿你问过我吗?”张伟眼睛里含着泪,手指颤抖着把烟拿出来:“我说我跟你在一块儿不开心,特他妈痛苦,看见你就烦,你怎么就这么自私非要我看见你?你就想让我生不如死是吧?你能不能滚?能不能离我远点儿?”

王嘉尔不答声,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方向盘上,心如刀绞,张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他的凌迟之刑,一片片削着他心上的肉。张伟见他不说话却不甘心,他需要王嘉尔的反应:“你说话啊,今儿咱必须说清楚,必须断,趁早在我跟前消失,咱俩以后都别见面儿了……”

张伟嘴里吐着利刃往王嘉尔心上扎,王嘉尔咬着牙默默承受张伟嘴里这些令他绝望伤心的话,张伟再说下去他都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没等张伟的话说完,就被突然强烈的闪光灯打断,张伟闭了一下眼睛,发觉不对劲立马去看王嘉尔,却看到王嘉尔紧皱着眉头眼神坚定的转了方向盘,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和撞击声,两人只觉得天旋地转间就失去了意识。

张伟醒来时头疼到想吐,但他一睁眼就挣扎着去找王嘉尔,焦急的拨开安全气囊,却呆怔住了。

王嘉尔浑身都是血,脸上也被血糊的面目全非,奄奄一息的倒在车座里,虚弱的好似没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张伟的脑子里哄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坍塌了,绝望和恐惧从心底蔓延上来,一点点将他吞噬。



“王嘉尔……王嘉尔?”张伟试探的想摸一摸王嘉尔,在即将要碰到的时候又立刻缩了回去,咬着牙找手机打120,磕巴的报完地址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探王嘉尔的呼吸。 



张伟紧绷到不敢喘气,直到有微弱的呼吸喷到手指上他才松了口气,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落,手足无措的想去救王嘉尔,可他碰也不敢碰,生怕碰一下王嘉尔那仅剩的一点呼吸就断了。

他的嘉尔现在头上有好多血,身上也有好多血,肯定特别疼,怎么办啊,他的弟弟在疼,谁来救救他啊,救护车怎么还不来,怎么他妈的还不来!

张伟要崩溃了,守着王嘉尔一动不敢动,王嘉尔最后还想着他,为了救他把大部分撞击都迎向自己,而他最后对王嘉尔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趁早在他眼前消失,之后都不要见面……

张伟冲着自己用力扇了一巴掌,哀痛的号啕大哭,王嘉尔一个男人被他伤到哭的无能为力,可在生命攸关的时刻却本能的保护他,把所有的疼痛和面对死亡的可能都留给自己,他还要求什么呢,人都没了他还能矫情什么。张伟悔恨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回家,为什么不能再心软一次,为什么不能给王嘉尔一个机会,张伟恨不得现在承受这些的人是他:“对不起……对不起,求求你,求你不要……不要离开我……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活下去,对不起……”

“谁来救救他啊,怎么还不来啊……”张伟哭的像个孩子般不管不顾,他没有办法了,人在的时候他没给过一次机会,现在他只能耍无赖般的大哭,仿佛这样王嘉尔就能睁开眼睛,像之前那样可爱又甜蜜的冲他笑一笑。

他想念在他面前活蹦乱跳的王嘉尔,此时无力的瘫倒在座位里的弟弟让张伟害怕,他知道这是濒临死忙的征兆,他已经面对过很多次,父母,奶奶,这次竟然是王嘉尔……

为什么他没事?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他?为什么不是他承受这些?他凭什么安好无恙?

张伟咬着嘴瑟瑟发抖,冷,太冷了,绝望无力充斥着他的心脏,他轻轻的碰了一下王嘉尔的手,有些凉,肯定是穿的太薄了,可不能感冒了。

张伟颤抖着把手盖到王嘉尔的手上,希望给他一点温暖。

也不知过了多久,对于张伟来说一辈子的时间都没有这么漫长。救护车终于来了,有人抬着担架来拉王嘉尔,张伟有些着急,小心地哀求着他们:“小心点儿,轻点儿,谢谢您,谢谢您了,慢点儿。”

“求求你们救救他,一定要把他救回来,这是我弟弟,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了,求求你们……”



48


张伟的胳膊骨折了,有轻微脑震荡,但好好休养就可以康复,包扎好了就可以回病房了,可王嘉尔还在手术室不知状况。

张伟坐在门外的椅子上守着,王嘉尔的父母急匆匆的赶过来,却也被拦在手术房外不得进入。

王嘉尔的爸爸搀扶着他妈妈在座位上坐下,而王嘉尔的妈妈这才注意到张伟,认出他便抬手用力冲他扇了一巴掌,张伟的脸颊被扇到一边,本该火辣辣的疼,他却呆呆的没什么反应。他看到王嘉尔的妈妈脸上狼狈不堪明显哭过,眼神里气愤又伤心:“你既然不喜欢我们嘉尔,为什么不和他做个了断,他为了你跟我们绝食,下跪,我们终于同意他和你在一起了,结果他告诉我们你还没答应他,他就这么毫无尊严的为你付出,一直到现在,命都不知道还能不能……”

王嘉尔的妈妈说着说着便说不下去了,被他爸爸叹着气劝着坐到张伟对面,张伟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无声的掉眼泪,只要王嘉尔撑过去,他一定之后都好好和他过日子,他这辈子只认定王嘉尔了,可如果王嘉尔没有挺过这一次……

张伟一想到这种可能就觉得人生都蒙罩着灰暗,压得他透不过气,活着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如果王嘉尔撑不过去,他也不想活了。

这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张伟猛的抬起头,连忙跑到医生面前:“怎怎怎么样了?”

医生摘下口罩冲他点点头:“放心吧,手术很成功,接下来需要在重症监护室再观察一段时间。”

张伟听了眨了眨眼,脚一软差点支撑不住坐到地上,闭上眼睛大口喘息。

太好了,回来了,他的弟弟回来了。

评论

热度(78)

  1. BeVry猫尾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要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