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懂顺】Horatius at the bridge 章一

wow 最后一句

Cain:

Horatius at the bridge


章一


*全员存活


*懂顺微星顺


*放飞自我


 


章一


 


李懂踩着楼梯的最后一阶,并没有踏上甲板。


 


今晚月色很好。他仰着脖子看了会儿月亮,大概是觉得脖子有些酸,才肯去看那个站在甲板最前端的人。


 


顾顺也在看月亮。他整个人仰面靠在甲板尖角的栏杆上,他身量挺拔,又高举着胳膊,像极了一杆枪。


 


李懂几乎误以为顾顺在盗取月光。


 


他发了一会儿怔,忽然想起什么小时候看过的精怪传说,大概是讲猫和月亮的,说白猫在月光下呆的久了,就能化成精魅,他这样无边际的想着,从猫又想到顾顺还带着伤的眼角,他想若顾顺真是什么妖精变的,怎么眼角那道伤口迟迟不好,又想起顾顺刚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一直想到在此之前和他的最后一次见面,直到顾顺看到他。


 


甲板很长,即使他们拥有卓越的视力,也很难看清彼此的脸。李懂忽然在想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望远镜,顾顺兴许会怀念他的狙上的瞄准镜,但李懂一时又估不清顾顺是否想在此刻看到他,他迟疑片刻,终于还是踏上了甲板。


 


“行为艺术?”李懂也学着顾顺的样子,背靠在栏杆上。


 


顾顺笑笑:“不懂了吧,哥这叫月光浴。”


 


李懂难免用看二百五的眼神看着他。


 


顾顺兴致缺缺,说走吧,一会儿叫瞭望哨发现了。


 


李懂哦了一声,这个点船上早熄了灯,顾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发现在两班瞭望塔哨兵换哨的时候会有十分钟的空隙,从此爱上了在这个时间跑到甲板上溜达,其实被发现过一次,被杨锐罚和陪佟莉练一天的自由搏击——也是那次李懂才知道他的舍友每晚消失是去了哪里。


 


顾顺走了两步,发现李懂没有跟上了,他回头看他,轻佻的笑了笑:“怎么着,看上了哥发现的这块风水宝地了?”


 


李懂看着顾顺的眼睛。


 


他难免又在想——顾顺眼角的那道枪伤为什么还没有好?明明肩膀和大腿的伤都好的七七八八,都能和佟莉练上一整天了。


 


顾顺轻笑了声:“怎么的,哥太好看了,看晕了?”


 


“我喜欢你,顾顺。”李懂说道。


 


有短暂的沉默。


 


李懂能听见临沂舰破开海浪的声音,他忽然想顾顺或许不只是为了月光,还有风声,细密的拂过他耳边,甚至还有过于缥缈的海鸟的叫声,此刻大海之上竟还有生灵未眠么?


 


顾顺伸手摸了摸眼角的那道伤——以至于让李懂怀疑起是否是因此才长久不愈。


 


顾顺说,巧了,哥也很喜欢你。


 


李懂抿了抿唇角:“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顾顺笑了起来,笑意却触碰不到眼底:“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


 


李懂叹气。他先挪开目光,走下了甲板。


 


但顾顺没有跟上来。


 


不论是狙击手还是观察员,都需要有极度敏锐的感官,他们能察觉到忽然停滞的风,也能察觉到忽然加速的心跳。


 


李懂在伊维亚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上顾顺了,在顾顺的病房里就进行了第一次坦白,那时候他低头剥着橘子,含含糊糊说了句我喜欢你。


 


顾顺听见了,嗯了一声。


 


李懂忽然意识到原来他在他的狙击手面前什么也藏不住,不论是惊惧时的颤抖还是蓬勃生长的爱意,这种被看穿的感觉让他产生了一丝惊慌,他放下了手中的橘子。


 


顾顺说用不了多久我就要被调回原部队了,你别想太多。


 


拒绝的姿势相当娴熟。


 


李懂皱着眉,他看向顾顺的时候恰好看到顾顺移开的目光。李懂保持沉默,勉强挤出一句,当我没说过。


 


顾顺说,好。


 


此后李懂照顾伤号的生活似乎当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好像顾顺极快的遗忘了这件事情,每天使唤他使唤的很开心,一会儿要吃水果一会儿要晒太阳,又或者当着他的面和小护士调情——哎你们护士不是不让化妆吗?惹得小护士脸通红,就差捂着心口叫出声。


 


李懂说顾顺你丫能不能要点脸。


 


顾顺说哥魅力在这儿呢。


 


李懂翻白眼。


 


后来两个人一起去看罗星,顾顺伤没好全,一条胳膊自然而然的搭在李懂肩上,仿佛李懂是个人形拐杖,罗星对于顾顺欺压他的观察员的行为表示抗议,顾顺坐在他床边挑着眉毛拍着他大腿——注意措辞,是我的观察员。


 


罗星气的一佛出窍二佛升天,准备立刻从病床上跳起来暴打顾顺。


 


李懂在一旁削苹果,抬了抬眼皮:“临时的。”


 


罗星大笑。


 


顾顺也笑,说小孩儿,忒记仇了吧。


 


李懂惊异于顾顺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仿佛前不久用这套说辞刚拒绝过表白的当真不是他,他瞪了顾顺一眼,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罗星。


 


顾顺对此不置可否。


 


后来罗星把顾顺赶出了病房,说要和他的小观察员重温旧梦,这不着调的用词让顾顺的眉尾上挑了半公分,最后还是乖乖扶着墙单腿蹦了出去,临出门前回头冲罗星做个鬼脸,罗星笑出声。


 


“心智不健全。”罗星吐槽顾顺。


 


“嗯。”李懂闷闷的表示赞同。


 


“怎么喜欢上这么个傻缺。”罗星吐槽李懂。


 


“嗯……嗯?”李懂瞪大眼睛看着罗星,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顾顺暗自和罗星通了什么款曲,毕竟他向来懂得分寸知道收敛,就算爱意沸反盈天也不曾擅自让内心的兽踏出牢笼——除了面对顾顺。


 


罗星笑,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没事儿,过个一年半载的就淡了。”


 


“……他和你说了?”


 


罗星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发问:“说什么了……哟,小子动作很快,都告白了?”


 


李懂开始怀疑罗星是不是也是什么妖精变的了。


 


“这苹果不错,上次顾顺给我捎来那篮子酸的倒牙——他什么本事,能买到那么难吃的苹果?”罗星碎碎念:“喜欢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你别心理负担太重,顾顺——顾顺那小子也担不上你这么喜欢。”罗星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顾顺坏话。


 


“……很明显吗?”李懂问。


 


罗星怜悯的看了李懂一眼,点了点头。


 


李懂叹气。


 


其实当然不是。这事儿是徐宏告诉罗星的,上次徐宏和杨锐来看他,杨锐负责解决他这儿堆积如山的水果,徐宏负责碎碎念。


 


从夏楠到黄饼,从石头伤了脸到庄羽挨了三刀,从伊维亚回来好像除了佟莉没一个全须全尾的,由此得出结论,牛逼还是莉姐牛逼,最后聊到说你那小观察员有点心事。


 


“不是我观察员啦,归顾顺啦。”罗星扼腕。


 


“我看李懂好像喜欢顾顺。”徐宏讲这话的语气好像我表妹看上了隔壁小军一样淡定。


 


杨锐手里的苹果滚出去好远。


 


罗星惊呆了,心想顾顺真他妈是个祸害。


 


“我听见懂儿给顾顺表白了。”徐宏继续讲。


 


杨锐说徐宏你这样不好吧,怎么一本正经听墙角还能来这儿一本正经讲八卦。


 


罗星说,拒了吧?


 


徐宏抬眼:“怎么的,顾顺钢铁直男?”


 


杨锐差点被苹果呛着。


 


罗星一时摇头也不是点头也不是,最后说,没,他性冷淡。


 


杨锐一脑门官司,觉得今天忽然之间要重新认识好几个队友,实在有点刺激。


 


徐宏一脸的你瞎几把扯,忧心忡忡写在脸上,老母亲实在不好当,什么时候能像杨锐这样儿也算个福气。


 


罗星叹气,好半天讲,没事儿,时间能冲淡一切。


 


——时间能冲淡一切这话原是顾顺同罗星讲的,罗星万没想到他竟有对着别人复述这句话的那天,后来他看着李懂小心翼翼扶着顾顺进来,心情十分复杂,若是能跑能跳一定第一时间把顾顺拖出去打一顿,管他伤好没好。


 


怎么祸祸完他罗星,又去祸祸他小观察员了?


 


顾顺真不是个东西。罗星心里骂的咬牙切齿。


 


李懂可怜巴巴的看着罗星,说星哥,我觉得顾顺明明喜欢我。


 


罗星心更塞了,心想别脊柱神经没接上又得了心梗,他还想多活几年。


 


“顾顺过一阵子就要去委内瑞拉集训了吧。”罗星岔开话题。


 


李懂迟疑片刻,顾顺和罗星关于时间的说辞过分一致让李懂感到些许的奇怪:“是,但——”


 


罗星说哎呦我背疼,帮我叫护士。


 


李懂给一惊,撒腿往外跑。


 


顾顺慢悠悠晃进来,说也就李懂这么傻的人能给你骗到。


 


“都听到了?”罗星苦大仇深一张脸。


 


“嗯。”


 


“懂儿说他觉得你也喜欢他。”罗星这话说的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真是过分敏锐了。顾顺不免这样想着,这样的敏锐在战场上是利器,但似乎面对感情就绝非好事了。


 


“你喜欢他吗?”罗星固执的又问了一句。


 


顾顺有些发怔,说,怎么,想听到什么答案吗?


 


“……你也就是欺负我不能胖揍你一顿。”


 


小护士被李懂带着冲了进来,几个人大眼瞪小眼愣了好一通,最后罗星有气无力摆摆手,把几个人通通赶出去,觉得人生失去了甜头。


 


他不免想起当年他和顾顺说我喜欢你的那个时候,那时候儿顾顺比现在还刺头,或许是太过年轻,又或许是觉得罗星并不需要过分温柔的抚慰——太坚强有错吗?罗星愤愤不平。


 


“罗星,我不想有牵挂。”


 


那时候还不在蛟龙,小队里的另一个狙击手出任务时受不了热带丛林湿热的气候大病一场,顾顺被临时抽调过来,久别重逢就是九死一生的境地,罗星在山石的夹缝之中说顾顺,咱可能就交代在这儿了,话我得说。


 


——我看上你了。


 


活脱脱像个地痞流氓。


 


顾顺听了就笑,说你丫。


 


然后说不成,我不想有牵挂。


 


罗星骂了他一句,说什么混账话。


 


顾顺不再看罗星,眼睛对上了瞄准器,借着准星安静的看向不远处隐秘的敌人:“子弹速度九百米每秒,敌人就在两公里外,我扣下扳机三秒不到,他就会失去性命——你猜,他有没有牵挂?”


 


罗星喉咙一窒,艰涩,像吞下一块石头。


 


“人牵挂太重,就舍不得死了。”顾顺在笑。他笑起来很好看,尤其此刻脸上沾着点血,很有几分艳色。


 


TBC

评论

热度(69)

  1. BeVry886 转载了此文字
    wow 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