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顾顺x李懂】观察员

哇~我发现我炒鸡喜欢咕咚的bj环节了!!!

冥灵Ashereh:

有一辆小车(咬),大车已发动


能接受进,感谢评论


一发完


————————


01


  顾顺和罗星是老相识。
  李懂比杨队都早听说这个人,毕竟每每提到练习,罗星就顺嘴说一句顾顺,说他如何一枪必中,说他如何在战场上悠然自得,说他那嚼着口香糖、不说话就能把人气个半死的本领,“不过比起我,还是差点意思。”罗星笑着瞄准,随后红色的颜料在对方头上应声炸开。


  后来,李懂终于明白了罗星话里的“差点意思”。顾顺不是“差点意思”,而是根本就不够意思,除了无人出其右的枪法以外,就专捡着自己人看热闹,开口都能把死人气活,更何况现在手臂受了伤,减了不少训练量,多余的精力就都用在了李懂身上。“诶,当狙击手那事儿,你想明白没?”顾顺嚼着口香糖,扒在李懂床边,薄荷味儿一阵一阵地吹在李懂脸上。李懂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我考虑考虑。”“这还考虑什么?到时候你跟着我练,学费算你八折。”凭着语气都能想象顾顺的表情,李懂有些无奈地闭上眼睛,试图屏蔽掉身后的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顾顺倒没再聒噪,见他不愿再说便老老实实地躺在了自己床上,出神地想了一段时间,良久才开口:


  “不过你要是去做狙击手了,谁来做我的观察员呐……”


  “总有人替的。”李懂只当他休息多了脑袋犯浑,随口回他一句,却不想顾顺再没了动静,两人就此一夜无话。


 


   可顾顺的话倒是让他给记下了。狙击手的位置他想了很久,但是一紧张就出错的毛病让他一直有所顾虑,这次撤侨他是完成了顾顺给的任务,那下次呢?他倒是有些担心,特别是这两天一看见顾顺的脸就想起这件事,顾顺还老是在他跟前晃悠,弄得他好不烦躁。


  “哟,想什么呢?”顾顺不合时宜地勾着李懂的肩膀,顺着李懂的眼神向海面望去。李懂看了一眼顾顺,低着头从顾顺的胳膊下钻出来,“你真觉得我能去当狙击手?”他看着顾顺嚼了两下口香糖,眼神飘忽在海面上,随后回过头盯着他,“你当然行,特别是最后那一枪。就是跟我比差了点。”顾顺勾着嘴角一笑,还是那副欠揍的样子,“更何况有我当老师,你还怕什么?”李懂朝他翻了个白眼,但说多说少,还是安心了些。


 


  李懂递交申请书那天,顾顺溜去看罗星了。手术做了个七七八八,罗星仰躺在床上直勾勾的盯顾顺,看得顾顺心里毛毛的。“瞧你那眼神。”顾顺拽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我没犯着你吧?”“没,但你犯着我观察员了。”罗星慢条斯理地指了指床头柜上的苹果,顾顺面对这个伤员,也就只能老老实实拿下来削皮,“现在再怎么说李懂也是我的观察员,别整天你的你的。”红色的苹果皮一圈连着一圈,完整的落在垃圾桶里,顾顺削下来一片,先往自己嘴里送去。罗星看他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怎么,出了一次任务就要宣誓主权了?早听佟莉说了,就你天天欺负人李懂,觉得人脾气好不削你是吧?”“那倒不是,”顾顺把第二片苹果递到罗星嘴边,“只是没想到你挑的这个观察员这么合我的胃口。”罗星嚼着苹果,噗嗤一下乐了,“那我就得争取争取了,免得把人送进你的狼嘴里。”


  “晚了,”顾顺得意地挑挑眉,“李懂今天去递交申请书,明天就得跟着我训练。”“没想到还是让你得逞了。”罗星笑着摇头,突然又正经起来,“不过你可别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吓着他,到时候得不偿失。”“知道,你还信不过我吗?”顾顺拍了拍罗星的肩膀,把最后一片苹果送到他嘴边,“我啊,一枪必中。”


 


02


  顾顺虽然说话不着边际,但训练起来真是严肃认真,一点水都不放。要不是熟悉这套训练流程,李懂甚至怀疑顾顺在有意加大训练量。


  一套下来,李懂甚至想让顾顺背他回去,可一看到顾顺那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李懂的牛劲就上来了,背着装备硬着头皮走在前头。“刚才负重训练,你脚伤着了吧。”漫不经心的口吻,李懂朝后瞥了一眼,看到顾顺还是那副欠欠的模样,“没,我好着呢。”“得了吧。”顾顺从后面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我说观察员啊,你要是伤着了,谁帮忙观察敌人动向啊?”顾顺嘴里的薄荷味儿直冲他面颊,虽说平时狙击训练俩人也这么贴着,但现在这距离实在太近,李懂稍一转头鼻尖就能碰上顾顺的嘴唇,他有些局促地动了动肩膀,“别贴我这么近。”“害羞啊?”顾顺眯着眼,伸手在李懂脸上戳了一下,“怎么跟小姑娘样的?”“你!”李懂瞪圆了眼睛,拼命压下一拳挥上去的冲动。顾顺就势往后一退,摆摆手示意李懂放松,“快回去,回去我帮你处理一下。”顾顺指指李懂的脚,笑得一脸纯良。


 


  毕竟在一起训练,没过几天李懂就对顾顺的骚扰习以为常,偶尔搭个肩摸个头的都不算什么,看李懂没什么反应,顾顺就开始有些变本加厉的倾向了,训练的时候勾个手,特意拿鼻尖去蹭李懂的耳朵,弄得李懂面红耳赤的时候就一脸无辜。“顾顺!”李懂压着怒火,透过狙击镜盯着对面山上,而顾顺此时正趴在他边上,替他纠正姿势,但谁纠正姿势会按着人屁股!“嗯?怎么了?”顾顺语调随意,仿佛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不该放的位置,末了还在李懂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弄得李懂肌肉绷紧,险些扣下扳机。


  要是再来一次就报告他性骚扰。李懂暗暗下定决心,深吸一口气定下心来,冷静地看着对面山上的风吹草动,随后他就感觉后颈上多了个脑袋。顾顺的嘴唇蹭过他后颈那一小片裸露的皮肤,同时在狙击镜里,他看见了对方的动静,瞄准、狙击,红色的颜料在对方的衣服上绽开。“不错啊,不过和我当年还不能比。”顾顺语气轻快,湿热的气息喷洒在李懂后颈上,惹得他一阵痒痒。“……你刚亲我了?”李懂移动了一下方向,压着脸上的温度开口。顾顺一愣,旋即笑了,“没有,”他拧过李懂的脸,低下头在他的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这才叫亲。”


  李懂瞬间冒了烟。他是再没了继续训练的心思,反倒是这个始作俑者还一脸若无其事的催促他继续,甚至心情很好似的扬起嘴角。李懂此时只想一头埋进草丛里,再也不要看到顾顺这张欠抽的脸!


  可惜训练结束后,俩人还得一起回宿舍。顾顺揽着李懂的肩膀,有意无意就往李懂脸上贴,“……远点。”李懂一把推开了顾顺的脸,可没一会儿顾顺就又靠了过来,“再让我亲口又不能掉块肉。”熟悉的薄荷味儿萦绕在鼻尖,李懂突然就有些烦躁,“这么乐意亲你抱着枪亲去,能别来骚扰我行不?”“我就乐意亲你。”顾顺半开玩笑,摸着李懂的发尾,一口气喷在对方的耳朵上。


  “我不乐意。”李懂又要去扒顾顺的脑袋,没成想顾顺使了劲,按着他不让他动。李懂烦了,抬头就要骂,却正对上顾顺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那你乐意我追你吗?”


 


03


  李懂的脑子“嗡”的一声炸成了空白。顾顺也不管他回答不回答,就那样看着他,直到李懂一拳揍他脸上。他吃痛地捂着左脸,看见李懂飞奔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苦笑,怕不是今晚得一个人睡走廊了。


  慢慢往宿舍走,顾顺顺路去陆琛那儿要了冰袋捂在脸上消肿。下手真狠啊观察员,顾顺嘶哈嘶哈的吸着气。他李懂不乐意就不乐意,不乐意再想想办法嘛,不过这一拳到底是什么意思顾顺是真没品出来,到底是害羞了还是别的,谁知道呢?


  等顾顺到了宿舍,李懂正巧从里头出来,见到顾顺就把手上的冰袋往他怀里一丢,一句话都不说扭头就要走。“等会儿,你那什么意思?”顾顺拉着李懂的手臂,静静等着李懂的回答,一边也防着李懂再给他来一拳。


  “你什么意思?”李懂回过头来,双眼通红。顾顺一愣,平常伶牙俐齿的人这会儿倒说不出话来了,“你拿我寻开心?”“我就是喜欢你。”顾顺松开了抓着李懂的手,眼睛还是亮晶晶的,“不然我亲你干嘛?”这下轮到李懂说不出话来了,憋了半天:“你之前问过我吗?”“我这不来征求意见了。”顾顺看着李懂,“观察员,我能正式开始追你吗?”李懂看着顾顺那张脸,红着一张脸别过头去,“我考虑考虑。”


 


  “你都不知道,那一拳疼了我两天。”顾顺比划着,而罗星笑得有些无奈,“李懂没一拳揍死你真是便宜你了。哪有你这样先亲人家再告白的?”罗星靠在床上,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李懂昨天给我打电话了,正说这件事呢。”“他怎么说?”顾顺期待地望着罗星,看得罗星好笑,“他说,你先给我剥个橘子。”罗星指指果盘里的橘子,满足地看着顾顺翻着白眼剥橘子。“不过你怎么想他的?”罗星稍微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顾顺剥橘子的手慢了下来。


  顾顺把剥好的橘子放到罗星手里,“他啊,胆子又小,上战场还容易紧张。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在我边上呆着。”顾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我喜欢他在我边上独当一面的样子。”“这样啊。”罗星笑得一脸暧昧,“那你自己跟他说吧。”


  一回头就看见李懂站在门口,显然听了个完整,上来就给顾顺来了一记锁喉,“我胆小?我胆小你就得留在控制台上了。”李懂整个人连耳尖都是红的,顾顺连拍了他手臂好几下都没能让他松开手,“哎哎哎,要死要死。”顾顺笑着拍李懂的手臂,讨着饶让李懂放了手。“我同意了。”顾顺刚喘匀了气就听见李懂的话,立马眯着眼笑起来,“保证完成任务。”


 


  不过自从同意了顾顺的申请,顾顺这家伙就开始变本加厉了。


  李懂趴在草丛里,感受着身上的重量,“下去。”“别这么冷淡啊。”顾顺小声在他耳边说,“还有一个星期训练结束休假,你想去哪儿?”“我想回家。”李懂的眼睛就没离开狙击镜,他知道顾顺正看在他,“回家啊,挺好。”顾顺抿着嘴,“回家好好休息。”“你不回去?”李懂略微回头看了一眼顾顺,又关注着眼前的动静。


  顾顺拍了拍他的背,“我还有个紧急任务。”


 


04


  李懂在顾顺出发前才知道他要去哪儿。“顾顺,顾顺!”李懂推门就看见顾顺在收拾东西,二话不说就扯着顾顺的领子拉他起来,“你怎么不告诉我?”“我告诉你了我有任务。”顾顺握着李懂的手让他冷静下来。“为什么没有我?这次任务难道不需要观察员吗?”李懂甩开顾顺的手,他完全没法理解这次任务。顾顺依旧无所谓地笑笑,然后抓起李懂的双手贴在自己脸颊上,“你不是还有一个星期的训练吗?”他低头亲了亲李懂的嘴唇,想要转移开话题,“话说你的学费还没交呢。”


  李懂看着顾顺在自己面前单膝跪下,一瞬间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先收20%,等我回来以后,”顾顺拉开他的皮带,抬头看着一脸茫然的李懂,隔着内裤亲吻上了他还未硬挺的YJ,“再交那80%吧。”


 


一脚油门




  “你……”李懂拽着顾顺的领口,刚刚高潮的身体还有些颤抖。顾顺的嘴角还残留着些许液体,李懂伸手抹了去,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顾顺握在了手里,“上次任务不也完成了么?担心什么。你那剩下的学费也得给我收好了,一分都不许给别人。”不再是薄荷的味道,略带腥味的吐息充斥鼻间,顾顺伸出舌头舔舐着李懂的嘴唇,轻啄着流连忘返。


 


05


  没了顾顺的骚扰,这一星期显得格外安静而漫长。


  最后一次趴草丛,李懂只觉得太安静了。风声和草叶翻动的声音灌进耳朵,可就是没有顾顺带着薄荷味儿的调侃,李懂只想说自己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欠抽的顾顺居然还能让他这么想。但他确实担心。


  顾顺去的是战区,子弹擦着脑袋过得感觉还历历在目,皮开肉绽的血腥场面也印在视网膜上。这次的任务上级就派了他一个人去,也不知道他和对方的观察员合不合的来。李懂看着风吹动对面的草叶,突然就有些寂寞。


 


  顾顺结束任务的时候,刚到假期正中。没和任何人说,顾顺只跑去杨锐那儿打了个报告就回了宿舍。


  门没锁?顾顺勾着嘴角,不慌不满地推门进去,而此时李懂正躺在床上看书。听见动静,李懂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看到顾顺楞了两秒。“没回家啊?”顾顺动作顺畅的就像是出差回家,但身上带着战场特有的血腥和火药味,李懂傻傻地看了顾顺一会儿,然后伸手按住了顾顺的右臂。“哎!疼!”顾顺赶紧把右手从李懂的手里解救下来,“嘶……观察员观察得挺仔细啊。”顾顺把行军包往地上一放,顺势就坐在床边。“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顾顺抿着嘴一笑,“要不你先把学费交了吧。”说着就把李懂从上铺拽了下来。“顾顺我草你……”李懂咬着牙齿,剩下一半的话被顾顺叼着嘴唇吞进了肚子。“我说过,等我回来你就得把那剩下的学费交来。”顾顺笑得像个兵痞子,压着李懂就啃。


 (发动的车)


  “要不我还是留在这儿当观察员吧。”李懂躺在上铺,盯着天花板,“怎么,怕了?”“嗯。”完全没想到李懂就这么直接的承认了,顾顺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你在开玩笑吧?”“没有,”李懂的语气听上去十分轻松,“毕竟我走了,谁来当你的观察员呢?”


END

评论

热度(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