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红海行动 顾顺/李懂】绑定

好吃!!!

六条鱼干:

车补全了,谢谢大家喜欢,爱你们。






“李懂,李懂!”




观察员撑开眼皮,其实他耳边全是嗡鸣,什么也听不清,双眼半天才聚上焦——顾顺,顾顺好像在叫他,顾顺流血了。




“李懂,李懂醒醒,咱们得,咱们得快走了,这里要炸了,我单手拖不动你,你起来!”顾顺一只手拽着他,另一只手扛着他们两个人的枪弹,他额头破了一大块,血顺着脸往下淌,得一直眨眼才能不被挡住视线。




“……顾顺。”几分钟之前的记忆像潮水一样涌进他的大脑,李懂一时间头疼欲裂,他们的直升机被击中了,“驾驶员……” 李懂别着身子往前探,驾驶座上的人头垂在椅背,早就没了生命体征。




“妈的……别看了!” 顾顺红着眼,一把掰过他的下巴,李懂这才回了魂儿似的,颤抖着支起身子,跟他一起往外爬。




两人刚撤到安全距离,巨大的热浪一下子从背后掀起来,顾顺扯着他卧倒在地,李懂捂住耳朵,顾顺半覆在他身上,挡去了一大半飞溅的碎片。




“顾顺你——”




“没事儿。” 半张脸都是血污的男人着实狼狈,偏偏还能露出那种故作潇洒的笑来,李懂只觉得整颗心脏狠狠地揪着,一抽一抽的疼。




“心疼了啊?” 顾顺抹了一把脸,又去拍李懂的脸蛋儿。




“省点力气吧你。” 李懂甩开他就走,生怕被听出声音里的异样。




“哎!” 顾顺装了把手枪递给他,自己架起步枪一闪身挡在他前面,“火烧的这么大,他们一会儿就能找过来了,你负责后面,我开路,往那坡上走。”




李懂点点头,枪上了膛,他的心才沉下来,跟顾顺两个人背靠着背,无声而敏捷地往制高点转移。




******




狙击点找好了,李懂紧紧捏着望远镜,双手手心里全是汗,顾顺在他头顶调枪,沉重的喘息一声声呼进他耳膜,李懂掐着拍子调整自己,两个人呼吸的频率逐渐融合,这是一种难言的慰藉,李懂说不清楚其中的道理,但他无比感谢这种训练。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狙击手,他太紧张,一紧张就稳不住枪,但是蛰伏在他身后的人是那样沉稳,简直像也能把他稳住一样,只要稍微往后靠靠……顾顺身上熨帖的热度包围着他整个脊背,让人安心。




“两点钟方向,五层第二个窗户。”




顾顺找好了角度,低低的声音透过胸腔传递给他,“别动了啊。”




李懂维持着右肩的高度,左手举着望远镜随视线平移,蓦地一小片反光晃着他的眼。李懂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快一步动作。




他抬手挡了。子弹直直射穿他的左小臂,打在顾顺心口上。饶是经过李懂和防弹衣的两道缓冲,那高速移动的子弹还是像一拳狠锤在顾顺胸前,正好在他扣下扳机的时刻。




第一枪打偏了。




李懂忍着剧痛把右肩抬回原来的位置,他快速叫道,“顾顺!”




顾顺几乎在一秒之内就开了第二枪,穿脑而过。同时李懂往子弹来的方向连射了好几枪。




“十一点方向,顾顺,快点……”




“妈的!” 顾顺移了枪,视野里哪还有人,他摁倒李懂,好几个方向来的子弹噼里啪啦的在二人头顶飞溅。




“零一零一,我是顾顺,目标已解决,李懂受伤了,我们现在撤退,需要支援!”




李懂小臂上血汩汩流着,桡动脉怕是给打穿了,顾顺太阳穴突突地跳,给他扎紧了近心端,死死摁住那血洞。




“李懂你傻逼啊!拿自个儿挡枪子,啊?”




李懂看着他,那俩大眼弯起来,“比不上你傻。”




******




“没怎么伤到神经和骨头,血已经止住了,养两天就行,没事儿了啊。”




顾顺如释重负。




******




很快李懂的的手臂就不用吊着了,他闲不住,要恢复训练,顾顺就陪他,也盯着他。




“我就说我运气好,死不了。” 李懂一边瞄准,轻飘飘地说。




“你可他妈的闭嘴吧。” 顾顺一回想起来依旧心有余悸,当兵这么多年,能让他这样恐惧的时刻屈指可数,顾顺隐约感觉到点什么,但他不想深究。“我穿着防弹服你还记得吗李懂,就算你不挡那一下——”




“我要是不挡那一下,你就开不了第二枪。” 李懂放下枪,平静地说,狙击枪的力道有多大,他和顾顺心里都清楚得很。




顾顺难得地沉默了几秒,“我手再快点就好了。”




“不,” 李懂抬眼看他,眸子里的坚定让顾顺一阵心悸,“是我没观察全面,这一枪,是我该挨的。”




顾顺还没来得及反驳,他就垂下眼睑去,快速道,“我不会再让我的主狙受伤了。”




“谢谢你,顾顺,不是所有狙击手都能在那种情况下开出第二枪。”




顾顺看了他一会儿,突然笑出声,“你的主狙,嗯?”




李懂皱眉,顾顺一甩头吐了嘴里嚼着的口香糖,往前跨了一步,抬手就托住他的下颌,“让我看看,我的观察员,眼睛太大进沙子了吗?”




李懂耳根微红,捏着他腕骨用力,“放开!”




顾顺打定主意李懂舍不得真给他捏错位,饶是疼得呲牙咧嘴也没松手。他直勾勾盯着李懂晶亮的俩大眼,越看越觉得心痒痒,本能地往前带了带,一偏头,俩嘴儿就碰在一起了。




他真没想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吮着李懂的两片唇,顾顺浑身跟烧着了似的发热,忍不住就抱住他往自己怀里摁。




李懂先是断片儿,愣着给他占便宜,反应过来之后猛地挣开,“顾顺!你——你干什么你!你臭流氓!”




顾顺听了乐的差点儿笑岔了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懂,你是部队里出来的吗,骂人还叫臭流氓?哎哟笑死我了——”




李懂脸色黑了,一个抬腿膝盖顶上顾顺小腹,这回一点情面也没留。




顾顺闷哼一声,抱着肚子趴下了,李懂从他身边跨过去,顾顺小腿一勾,把他也绊住了,两个人叠着身子摔倒在一块儿,顾顺又是扯又是抱,李懂块头比他小,没几下就被制住手脚压着。




顾顺索性又亲了他一口,“李懂,哥哥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你。”




“放你妈的屁!” 李懂脖颈子都涨红了,扭着头拼命挣扎,“你给我放开,顾顺!”




“你不信啊?” 顾顺光把他摁住也挺费劲的,俩人蹭着蹭着,顾顺猛地往前一挺腰,李懂不敢动了。




那大腿上紧贴着的,又烫又硬,分量十足。李懂没想到顾顺能冲动成这样,臊得气都喘不上来。




顾顺压着他顶了两下,慢慢地松了劲儿,笑得痞里痞气,“你考虑一下啊,我这条件,亏不着你。”




李懂翻出俩大白眼,赶紧爬起来走了。




顾顺看着他小跑的背影喘了两口气,他心里那点儿念想,已经收不住了。




他想要李懂。只属于他的李懂。




******




夜里躺在床上,听着下铺均匀的呼吸声,李懂心里烦得要命,恨不得把顾顺从床上抄起来揍一顿。




正巧今晚另外俩都轮值夜岗,宿舍里只有他和顾顺,刚熄灯那会儿他紧张的不得了,白天的事儿跟走马灯似的在他脑子里转,生怕顾顺爬上他的床,他没把握……




结果呢,顾顺洗漱完了倒头就睡,他反而想七想八,到现在都没睡着。




搞得跟他自作多情一样。




李懂又翻了个身,再翻回来,终于忍不住,蹑手蹑脚地下了床。




脚刚沾地,就被拦腰抱住了。




顾顺的力气大得吓人,李懂毫无防备,被掀翻在下铺上,顾顺接着拿被子把他裹住了。




“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大半夜不睡觉,偷袭我啊?” 




“我,我就下来倒个水喝!” 顾顺被窝里全是他的味道,李懂喘不过气来,心跳到了嗓子眼。




顾顺低低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考虑好了。你考虑好了吗?”




李懂不说话。他根本没法考虑,他的理智不断告诉自己,不行,不行不行不行,顾顺是脑子被驴踢了,被门夹了,顾顺是憋久了,性别认知都出问题了,顾顺就是男人的征服欲在作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他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全是顾顺在他耳边沉郁的嗓音说,“别动。” 顾顺在他身后的心跳声,让他想信任和倚靠,顾顺射出子弹正中目标他心里的狂喜,顾顺把枪递给他,顾顺告诉他他能行,顾顺说他做得很好,顾顺,顾顺……




这让他怎么考虑?




他还考虑什么?




李懂就瞪着眼睛看着顾顺。顾顺也看着他,两个人无声对峙。周围的空气都是黑漆漆的,只有李懂的眼睛,晶亮晶亮。顾顺突然明白过来,他又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你……”




李懂一把揽过他后颈,堵住那张嘴。




点我




******




第二天一早就是徒步越野五十公里的拉练,顾顺睁眼的时候李懂已经快收拾好了,一句话都没跟他说。




顾顺立马蹦起来追他,吃早饭的时候悄悄把自个儿的鸡蛋剥给了李懂,李懂也没客气,叉起来就吃了,那表情像是在咬顾顺的肉。




上路之后顾顺故意在最后磨蹭,不出预料,刚开始三公里李懂还咬着牙走在前头,慢慢地就落下来,顾顺正等着呢,看那背影已经有点不稳了,赶紧贴过去扶住李懂后腰。




“累吧,我错了啊,我昨儿晚上实在是没忍住……” 顾顺一半儿是心疼,一半儿还在回味,那事儿做起来没完没了,他整整折腾了李懂大半宿,起床的时候自己腰都有点酸,李懂还强撑着。




“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李懂快走两步拉开和他的距离,“别跟着我!”




“那可不行,” 顾顺嘿嘿一笑,伸手把李懂掖在被子缝儿里的背包带头扯了出来,三两下跟自己的系在一起打成结。他个子高,这样一来李懂大半个背包的重量都通过那根带子落在了他的肩上。




“咱俩已经绑定了,李懂,你甩不掉我了。”






-END-






自己把自己甜死 [智障脸





评论

热度(3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