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咕咚/顾懂】顾不顺和李不懂

就喜欢看顾顺突然严肃嘻嘻

十方梦明:

写在最前面:


1.是日常小甜饼,所以谁也没有受伤谁也没有死。


2.OOC OOC 真的OOC 顾顺全程恋爱脑,李懂全程傻白甜。


3.这都拦不住你的话,你要看就看吧(///ˊㅿˋ///)——


=====================


Part1


    蛟龙小队里有两个特殊的成员。


    特殊的原因很直白,因为他们两个是“一对”。


    不要误会,这个“一对”,是指他们的名字往往连在一起出现。


    队长:“顾顺李懂,你们去狙击点守好位置。”


    副队长:“顾顺李懂掩护我一下。”


    ......


    石头:“顾顺是不是偷吃我糖了,李懂你快看看!”


    李懂:???


     


    这样的情况出现在队里上一任狙击手罗星调任之后。罩着自己的人走了,来了一个最爱欺负自己的——然而有苦却说不出,天天还要和他形影不离地训练,李懂真的很愁。


 


    嚼着口香糖的顾顺斜着眼,看见皱着个眉毛的李懂,矮了自己半个头,所以这样看去,只见了两条乌黑的眉毛,扭在一起格外好笑。


    “噗。”


    训练途中发出这样的笑声显然是突兀至极的,顾顺和李懂立刻被训练员盯上了。


    “顾顺李懂,你俩干啥呢!尊重纪律,懂不懂?!”


    “报...报告!我们一定认真练习!”李懂急吼吼地扯脖子回了一句。旁边的顾顺恭敬地跟着点了个头。


 


    中场休息时间——


    李懂很生气。


    “顾顺,你能不能别老给我惹麻烦!”


    顾顺半眯着眼:“我哪里给你惹麻烦了?”


    “你一来,我就老是给你背锅,”李懂气鼓鼓地,“你不好好表现,被骂的都是我!”


    说着说着他摊开掌心,打算一件件细数顾顺添的乱,数到一半,带着火气嘟囔了一句:“罗星在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啧啧啧,你这脑袋瓜不行啊......”顾顺竖起左手食指,神秘莫测地摆动,表示否认。


    “......你就继续装蒜吧!”李懂咬着嘴唇忿忿不平。


    “不是,你真冤枉我了。你看啊,罗星在的时候,是不是被数落的老是他,他罩着你,他给你背锅?”


    李懂本来想走,听见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又傻愣愣地点了头。


    顾顺一看这一根筋的上了勾,也变了笑脸:“可现在呢,是不是你给我背锅?”


    “废话!”


    “这说明什么!”顾顺盯着李懂圆溜溜的大眼睛,那双大眼睛眨巴了两下,发射出一道道真诚的问号光波。


    “这说明啊——你在罩着我了不是?你可以罩人了,说明你可以独当一面了嘛!你还不得感谢哥啊?”


    顾顺自我认同地拍了拍李懂的脑袋,从他身边离开,训练服被风吹得飘飘摇摇,把李懂的脑袋晃了个遍。


    “......”


    “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Part2


    顾顺叫顾顺,李懂叫李懂。


    也许一心扑在狙击上的李懂一直都是李不懂,但顾顺的的确确是在遇见李懂之后才成为了顾不顺的。


 


    顾顺来到蛟龙小队后,因为狙击手需要培养默契度,便顺理成章地和李懂住在了一起。一间宿舍就住了他们俩,本着不浪费资源的良好品质,也没动其他位子,便各自占领了一架床的上下铺。顾顺来的第一天说着“懒得爬床”,李懂便默默地移到了上铺去。


    李懂是个认生的,二人之间的氛围可以想见的尴尬,只要顾顺不开口,李懂就是个闷葫芦,回到宿舍,眼睛滴溜滴溜地转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到顾顺想招呼他了,人家早就爬上了上铺,让顾顺自己个隔着床板兴叹。


    再后来,稍微熟络了,却还是很生疏。训练场上还能就着训练搭几句话,回到宿舍就又是“嗯”“哦”“好”。久而久之,顾顺甚至出现了“逼良为娼”的幻觉,好似白天的训练,李懂是逼不得已对着自己卖笑一般。顾顺拍拍自己的头,把胡思乱想驱逐出境。琢磨了半响,决定给罗星打个电话。


 


    “闷葫芦?不止于啊!”电话那头罗星的大嗓门一如往常,“小懂人很好的,我有时候训练晚了,回宿舍,他还帮我烧热水呢。”


    顾顺一边腹诽“小懂”,一边问:“那他干嘛不搭理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显然由于职业习惯,罗星是把所有可能都筛选了一遍,留下了一个最符合顾顺其人的答案——“你不会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吧?小懂这人太实诚,最不喜欢不认真的人......”


    顾顺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的训练,顾顺像变了一个人,口香糖也不嚼了,也不四处看风景了,拿着枪“啪啪”对着训练物就是几枪,枪枪中第,硝烟过后,他揭下眼镜,不苟言笑的神情让一旁拿着枪犹犹豫豫的李懂赧颜汗下。


    不同于往日追着自己开玩笑的顾顺,李懂对这个顾顺有点崇拜,又有点害怕。在他看来,顾顺和罗星可以比肩,说不上谁更厉害,反正都能让他佩服。只是罗星一向和蔼可亲,李懂乐于向他请教一切问题。现在换成顾顺,却生出了一些不好意思。


    训练结束,李懂跟屁虫一样地跟着顾顺,一会快速跟进几步,一会又蔫头耷脑地退回去。正犹豫间,顾顺突然停下了脚步,李懂还在犹豫着,哪能反应过来,低着头就和顾顺的背来了个亲密接触。“啊......”捂着额头,他痛呼了一声。


    “你怎么了?”顾顺一脸担忧地询问。


    听见这话,李懂有点感动,原来这个人还是很关心战友的嘛!感动到一半,听见对方幽幽地接了一句:“李懂,你犹犹豫豫,一副爱在心口难开的样子......”


    李懂咧了半边的嘴蓦地一下收回。


    “崇拜我了?后悔前几天不理我了?”


    被对方一一戳穿的李懂士气立刻矮了半截,他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刚刚训练你挺厉害的,我承认。但是你这人怎么说话老是......”


    李懂费尽心思地想要寻找一个恰当的形容词,却看见前一秒还笑着的顾顺这一秒就已经面无表情。他微扬着下巴,隼鹰一样的瞳孔定在自己脸上。李懂登时有点手足无措,瑟缩着往后退让。


    气氛紧张起来。


    ......


    “噗!”顾顺脸一偏,手指在嘴唇附近摩挲,显然是已经藏不住笑了,“你怎么这么胆小啊!”


    李懂还懵懵地杵在那儿,任由顾顺拍着他的头。


    “你看,我刚刚那个样子你又怕了吧,是不是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比较好啊?”顾顺得意地挑起眉毛。


    李懂的耳根子偷偷红了个透。


 


    那天过后,两人的关系是正式破了冰。李懂也算是想通了,顾顺永远变不成罗星,那现在的顾顺......也还不错。


    而顾顺则偷偷捏了一把汗,兵行险招实在是下策,他还真担心把李懂气急了,搞得关系更僵。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也咬人啊,何曾想,李懂竟是这样一只任他揉捏的呆兔子。


    从此顾顺的爱好加了一项,吃口香糖,狙击,揉李懂的头。


 


    宿舍生活也稍微变得多姿多彩了一点。两人睡前偶尔闲聊几句,聊的面挺广,女朋友自然是避不开的话题。


    “我?......我没有女朋友啊!”李懂慌乱的声音从上铺飘下来。


    “你怕什么,我也没有。”


    “我不信......”


    “爱信不信——”顾顺把手枕在脑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我们这行多危险,去祸害人家小姑娘干嘛?”


    李懂沉默了一阵,才小声接上:“顾顺,你说,要是在战场上救了个女孩子,然后她喜欢上我了,我接受不接受?”


    顾顺翻了好大一个白眼,敢情这位还在做纯情大梦。


    “得了吧,这年代还玩以身相许那套?”


    李懂那边不吱声了,显然是不满意顾顺的奚落。两人不再闲聊,不过多会,也都睡去了。


 


    每天的训练日程枯燥而乏味,但撇开训练,便是实战,这更是让人焦头烂额,饶是顾顺这样的人,也免不了潜意识里那一丝丝后怕。


    上次的流弹碎片,上上次的手雷,上上上次擦过耳垂的子弹......


    每一次都是生死实打实的博弈,蛟龙小队也是人,只是怕归怕,还是得硬着头皮上,这份责任顾顺从没卸下过,他也一向完成得很优秀。


    然而伊维亚撤侨任务,却让他不得不收起自己的自负,承认死亡与优秀没有任何必然的对立关系。在茫茫大漠之上,巨轮烈日之下,每一次瞄准都必须争分夺秒。第一次他被敌人发现,错失了自己的狙击点,最后全靠李懂旁敲侧击,才找准敌人的位置;第二次他被击中受伤,全靠李懂撑住了全场,救出了被当做人质的佟莉,方使全队转危为安。


    去治疗的途中,他和李懂面对面坐在车上,李懂被沙土勾了个大花脸,一道道血污惊心怵目。顾顺看见那双熟悉的大眼睛死命地盯着自己,耳畔是李懂坚定的声音:


    “没事的,没事了,顾顺。”


    自己看起来是需要安慰的样子吗?顾顺想不屑地笑笑,想反驳几句,却在李懂透亮的眼神里作罢。


    他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吧,却还来安慰别人。顾顺意欲起身去揉他的头,身上却实在没有力气。


    “唉......”


    李懂立刻警觉起来,凑过来把顾顺的伤口检查了个遍。


    “哪儿!哪儿疼!”


    顾顺立刻抬手往这颗蹭来蹭去的小脑袋上揉去,短短的寸头,小刺猬一样酥酥的手感,顾顺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疼了,不疼了,哪儿也不疼了。”


 


    生活逐渐回到了正轨,依旧是训练训练和训练。睡前,顾顺挑起了话题。


    “李懂,你还记得以前你问过——如果在战场上被救的人喜欢上了你,你接不接受——这个问题吗?”


    李懂听到一半就嗷地一声:“顾顺你别说了......我尴尬......我当时脑子不清醒......”


    顾顺心情好,连语调都是轻飘飘的。


    “我是要说,我觉得,你应该接受。”


    李懂还是嗷地一声:“现在还搞以身相许这套吗!”


    “搞啊,怎么不能以身相许了?”


    “别,我怕!”


    上铺渐渐地就没了声音,过了一阵,传来李懂缓慢又富有节奏感的呼吸声,他大概是睡着了吧。


    顾顺小声说了句晚安,也闭上了眼睛。


    那天黄沙漫天,生死关头,他对李懂说:“战胜压力,罗星是不会选错人的。” 其实他想说,顾顺是不会选错人的......以身相许要不要啊。


    唉,李懂李懂,你明明什么都不懂。顾顺啊顾顺,你顺利个屁。


 


    这头顾顺睡了,那头李懂又醒了。


    信息量超过了大脑的负荷,他的呼吸不自觉地急促起来,泼墨的夜色正好掩盖了脸上所有的不自然和猩红。


    顾顺搞什么什么什么以身相许啊啊啊啊......


 


Part3


    顾顺和罗星不那么对付,这是全队上下都知晓的事情。


    夹在中间的李懂就有些尴尬,他觉得自己理应调节成员关系,维护队员友谊,虽然罗星暂时不在蛟龙队了,但人情还是不能忘的。


    于是他苦口婆心地对离自己最近的顾顺展开说教。


    “委内瑞拉特种兵学校的名额,你和罗星公平竞争不就好了!不要因为竞争破坏大家的关系啊。”


    顾顺:“切。”


    “如果因为这种原因,队里闹不和,那传出去真的是笑掉大牙了!”李懂一副爱之深责之切的教导模样,对上顾顺置若罔闻的神态也是白搭。


    “顾顺你不要有压力啊,我觉得你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未必罗星就能胜过你,”看到顾顺的眼神终于对了过来,李懂才信心满满地往下说,“跟着你,我确实比跟着罗星的时候进步了,所以我对你有信心!”


李懂说完就跟上一个握拳,眼睛里满满的“你真的很不错,你真的很不错,你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很不错”的形式主义夸奖。


    顾顺往下引导:“那你这意思,是站在我这边儿咯?”


    李懂想了想,现在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能舍罗星保顾顺了,让顾顺高兴不就成了,于是他兴冲冲地点头:“嗯,我站你!”


    顾顺起身对李懂比了个“OK”,心里决定和罗星握手言和。


 


    本来嘛,闹矛盾的主要原因也不是抢名额......是抢队员啊......


 


Part4


    李懂发现最近顾顺很不对劲。


    是怎么不对劲呢——就是顾顺老缠着自己问他和罗星谁更好。


    “上次不是说过我站你这边儿了吗?”李懂不厌其烦地回答同一句话。


    “是是是,但是我就是想搞明白。”


    “你俩要比去赛场上比啊,我又不是裁判!”李懂站在桌子旁,一边看资料,一边躲避顾顺的“左右夹击”。顾顺长手长脚,几乎把李懂圈在桌子和墙之间。


    “......”李懂一脸无语,眉头好似拧麻花,也就是他眼睛大,翻出来的白眼都大了一倍。而顾顺只像没收到眼刀的威胁一般继续发问。


    “你怎么看罗星的?”


    “......大哥,前辈......老师?”李懂慢吞吞地回答。


    “那我呢?”顾顺一脸期待。


    李懂欲言又止,你说队友呢,他又比自己厉害太多;前辈呢,他又太欠揍。


 


    突然,“啪”地一声,李懂打死了飞到他胸口的一只蚊子。


    夏天炎热,又要长时间的训练,李懂便只套了一件贴身背心,锁骨下蚊子血一片殷红。


    打死一只蚊子,也打出来灵感。


    李懂咬咬牙,开口了:“顾顺,我觉得你就是这蚊子。”


    “......啊?”


    “你有时候真的很烦,我忍不住......!”李懂做了个扇手掌的动作,同时有点后怕,往后一缩脖子,却发现对方没有意料之中的发作。


    顾顺若有所思地盯着李懂的胸口,直到把李懂盯得莫名其妙地脸颊发烫。


    “我...我去洗个澡......”


    李懂弯腰从顾顺的胳膊下钻出去,嗖地跑没了影。


    留下顾顺靠在桌边,嘴边漾开快意。


 


    蚊子好啊,和李懂有肌肤之亲呢!


 


Part5


    干他们这行的,生死无常,每一次出任务都是一次豪赌。因此往往有人会带上亲人或者爱人的照片,以求心安。


    李懂没有这个习惯,顾顺是看在眼里的。


 


    终于有一天,顾顺忍不住递了一张照片给李懂。


    “你干嘛?”李懂手比脑袋动得快,也没想明白,就去接了,这才看清那是一张顾顺的照片。


    “出任务的时候记得带上。”顾顺拍拍李懂的肩膀。


    “我不带。”李懂不情愿地把照片拍回顾顺的手里。


    “你先别急着拒绝,”顾顺靠过去,靠着李懂耳朵轻声说,“上次那招你还想不想学了?”


    李懂脑海里浮现出顾顺出神入化的枪法,顿时兴奋地点了点头:“你不是不肯教我吗?”


    “教——怎么不教?你把照片带上,我就教你!”


    “行!”李懂闻言把照片“蹭”地收到衣服口袋里。


    顾顺掐掐李懂的脸蛋,满意道:“这才乖嘛~来,把你的照片也给哥一张......”


    ......


    任务中途,难得的喘息时间,佟莉和李懂坐在一旁喝水休息。


    “那个李懂啊,我问你个事......你别多想啊!”佟莉有些尴尬,看东看西地像在提防什么人,“你看见石头......他带着谁的照片啊?”


    李懂低头摆弄着手里的枪,还没来得及回答。佟莉眼尖地看见李懂胸前的口袋里露出照片的一角,那熟悉的轮廓,不是顾顺是谁?


    “你刚刚问了什么?我有点走神......”李懂不好意思地笑着。


    “没啥!没啥!”佟莉连忙摆手。


 


    现在石头带着谁的照片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李懂带着顾顺的照片。


    佟莉,误打误撞地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Part6


    休息室的氛围有一些凝滞。


    现在是难得的娱乐时间,挂在墙上的电视正播放着热门的电视剧,也算是队员们的精神消遣。


    往常大家都是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今天却不同。


    顾顺和李懂散发出的低气压直接影响了整个小队。处于低气压的中心,被压迫的氛围愈发浓厚,队员们的欢声笑语已经无缝切换成了窃窃私语。


 


    顾顺心想,李懂今天怎么又给罗星打电话了!他越想越气,头不住地往一边偏,就是不给李懂一个正脸。


    李懂更不知所措了:顾顺怎么不理人啊!


    其他队员:......这俩人又干嘛呢!


 


    来迟的队长杨锐一推门:“今天看啥电视剧呢!”


    徐宏没好气地回:“看动画片呢!”


    “动画片?什么动画片?”杨锐目瞪口呆。


    “可不是!”佟莉认同地用眼神示意一旁的顾顺和李懂。俩人平时挨得紧紧的,现在却演戏法似的,在中间硬生生留了个大变活人的空间。


    “没头脑和不高兴嘛!”石头应声附和。


 


    “啊???”李懂茫然地看着众人。


    顾顺瞬间破功,手朝着熟悉的小脑袋上揉过去,正色道:“你们别开李懂玩笑了啊!”


 


    不高兴心说,我家没头脑也是你们可以调戏的吗?


 


Part7


    狙击手和观察员为了在最大程度上保持默契,一些特殊的训练是必需的。


    比如,拉拉小手,互相抱抱——只是为了能感受对方的呼吸频率。


    在这些训练到来前,顾顺煞有介事地问李懂:“你和罗星做过这些训练没有?”


    李懂木愣愣地摇头:“没有啊,那时候我还太弱,根本没达到能和罗星一起训练的标准。”


    顾顺心里炸开了花,表面上还保持一张冷漠脸,正经道:“哦,那你放心,哥一定好好教你。”


    说完又郑重其事地补充一句:“李懂你可要记得,以后只能跟我一起做这些训练啊!”


 


    路过的佟莉表示:处x情结不可取!不可取!谴责!谴责!


 


Part8


    李懂是一个有点怂的人,李懂还是一个有点怕痒的人。


    因此和顾顺一起进行的“亲密”训练让他非常难熬。训练场上,他怕自己影响顾顺的发挥,就不由得开始胆怯。顾顺的枪驾在自己肩上,呼吸声从自己的耳边擦过,让他更是暗暗地有些哆嗦。


    他一抖,顾顺就说:“别动”。


    整个训练场充满了顾顺的“别动”,让李懂更加羞愧了。


    自己怎么这么能拖后腿啊?


 


    直到晚上,李懂才垂头丧气地回到宿舍,顾顺躺在下铺,伸出腿拦住了埋着头一股脑往前走的李懂。


    李懂不想搭理,软着个身子朝他看,只见顾顺在床上双手大开。


    “你干嘛?”


    “来,抱抱~”


    李懂大惊失色,卡壳成了一尊石像。


    “你今天不是不习惯嘛,多抱抱就习惯了~”


    顾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李懂捉到怀里,顺势往床上一躺。


    李懂还没反应过来,就结结实实躺在了顾顺旁边。


    那一瞬间,宿舍熄灯了。


    “你别多想啊,就是帮帮你而已,”顾顺压抑住心里的躁动,对着僵硬的李懂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李懂的鼻尖抵着顾顺的肩膀,鼻头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李懂......”


    “别动!”李懂突然打断了顾顺,“你别......”


    他轻轻地笑了一声:“顾顺你别动,别说话啊,你说话就有风,我耳朵痒——”


    顾顺被这一笑笑得什么都忘了。他没再开口,就只是偷偷把怀里的小孩抱得更紧了一点。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李懂的合在一起,再然后,就难舍难分。呼吸声也逐渐重叠,起初都有点急促,又慢慢放缓。


    过了许久,他才小心翼翼地开口:“李懂,你看,效果不错啊。”


    怀里的李懂没有回应。


    顾顺低头,才看见小孩已经闭着眼睡过去了,脸上细小的绒毛被淡淡的笑意笼上了微光,是月色在波动。


    顾顺就更不敢乱动了,他轻轻用肩膀蹭了蹭李懂的小脑袋。


    “你怎么这么听话啊......”


    “你这么傻,被坏人骗走了怎么办啊......”


    老妈子顾顺不由得担心起来。


 


Part9


    李懂很后悔。


    昨晚和顾顺抱着抱着,不知道怎么搞的就睡着了,醒来才发现姿势怪异,弄得腰疼。


    李懂一边捶着腰,一边愤怒地看着没事人一样的顾顺。


    “咱俩都一样地睡,你怎么身上不疼啊?”


    “谁说我不疼了?”顾顺挥挥手臂,“你昨天压着我的手睡了一晚上,我看今天差点要截肢了呢——”


    李懂有点脸红,自觉理亏,立刻噤了声。


 


    腰疼归疼,训练还是得做。 在训练场上,李懂用手撑着腰,艰难地瞄准目标物。


    一旁的佟莉看见了,脸色就是一变。


 


    下了训练场,佟莉追上李懂。


    “哎,李懂!”她神色怪异地递出一颗糖,“吃了吧。”


    李懂不明所以:“我不吃糖......这糖又是你从石头那儿顺的吧?”


    “石头说了,吃了糖就不疼了,要不你试试?”


    原来是为了自己的腰疼才过来递糖,李懂感动得眼睛冒泡泡:“谢谢姐!”


    看着乖乖吃糖的李懂,佟莉眼里流露出不忍,心里暗暗咒骂着顾顺。这个顾顺,不知道李懂今天要训练吗?怎么一点节制都不懂......


 


    顾顺:“阿嚏!”——谁在骂我?


 


Part10


    顾顺发现他家小可爱有个怪癖。


    不论是出任务还是训练的中途,难得的休息时间,他还是站得笔直。


    “李懂,你是有强迫症吗?”顾顺坐到直挺挺的李懂旁边,拍拍身旁的空地,“别站岗啦,来!”


    李懂往下看了一眼,摇头:“我不想坐。”


    “你怕什么啊,现在又不会有谁来偷袭,大家都坐着呢。”


    李懂还是不理。


    顾顺站起来:“好,这可是你说的不坐——”


    他走到李懂面前,半垂下头,正好撞上抬头的李懂。逆着光,李懂看不清顾顺的脸,只在瞬间的五感失灵中感受到嘴唇上热烈的碰触。


    “啊!”他心头一跳,上手就要去推开顾顺。


    顾顺哪里肯退让,甚至暗自发力地顶开了李懂的牙齿。


    李懂腿一软,差点没摔倒,还是顾顺扶着他坐了下来。


    “乖乖坐着休息,再站起来——”顾顺眯起眼睛,“那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坐下来。”


李懂没时间去搭理顾顺,只觉得又羞又气,更担心有没有被人撞见。


    “怕什么,看见就看见,又不犯法。”顾顺坏笑。


    李懂埋着头坐着,像一只受委屈的小刺猬。正气鼓鼓地顶着腮帮子,他就感觉到顾顺的手又不安分地在放到了他头上,左揉一下,右揉一下,把他憋的气都揉散了,只剩下一点点小开心,拦也拦不住地蔓延开来。


    此时此刻,李不懂不是不懂,顾不顺也许就开始顺利啦。


 


小番外


    顾顺喜欢嚼口香糖,非常非常喜欢。


    遇见李懂之后,口香糖在顾顺心中第一的宝座才被挤掉。


 


    一个偶然的机会,细心的佟莉发现顾顺的口香糖原来是有不同口味的。


    比如——


    李懂:“我喜欢草莓!”顾顺的口香糖就变成草莓味。


    李懂:“我喜欢葡萄!”顾顺的口香糖就变成葡萄味。


    李懂:“我喜欢橙子!”顾顺的口香糖就变成橙子味。


    李懂:“我喜欢番茄酱!”


    顾顺:“......哪里有番茄酱味的口香糖?”


 


    佟莉琢磨了很久,搭档喜欢什么味道很重要吗?再喜欢的口味,都进了顾顺嘴里了,难道李懂还能去吃吗?


    ......


    佟莉突然脸红。


 


--End--

评论

热度(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