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顾顺x李懂】私心·作祟(二)关于李懂的变化(哨向,船,完结)

看的眼要红了

现充大王:

*私心作祟的续篇,5800字,剧情+船


*前篇戳:http://pjm10130901.lofter.com/post/1edb63bf_124f3e54


*喜欢的朋友多多和我交流啊!




私心·作祟(二)




李懂睁开眼睛,判断了三秒自己身在何处。白色的床单,灰色的墙,昨天激烈与温存涌圌入脑海。几乎是瞬间被羞清圌醒的,三下五除二爬了起来,看了看身边的位置——没人,掀开被子一看,好的自己什么都没穿。




李懂下了床虚着腰找衣服,虽然没有人在跟前,但他就是做不到坦坦荡荡不着一物在别人的地方晃荡。围着床走了一圈结果内圌裤都没看见一条,周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好像无事发生过,倒是有顾顺的精英范儿。李懂心里暗骂顾顺衣服都不留给他摆明是要让他出丑,搞了半天才在卧室的浴圌室里套了件宽松的浴袍。




顾顺哼着小曲做着早饭,对于要求有完美的体格及体能的特种兵来说,优质的营养是不可缺少的,在战场上有时会几天不吃不喝,但是在平时顾顺都极其注意营养的摄入。顾顺将鸡蛋、鸡胸肉和藜麦沙拉分两个盘子装好一人一份,再冲了两杯蛋白圌粉饮料,端上饭桌时,就见几米开外李懂穿着浴袍双手抓着袍子的领口在那欲言又止。




“起了?”顾顺故意上下打量了李懂一番,惹得李懂抓紧了领口侧了侧身圌子。




“我衣服呢?”李懂问。




“衣服?洗了。”顾顺一脸无辜。




李懂原地踱步了一下又问“那,那我的行李呢?”




顾顺拿着盘子挑眉瞧了顾顺一阵子,“先吃饭,吃了再告诉你。”




吃饭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穿着顾顺的浴袍和顾顺吃饭怎么想都太让李懂难为情了,他们充其量就是搭档,是因为保家卫国这种伟光正的理由才住在一起结合在一起的,他又不是顾顺的老婆…




“你,你先把行李给我…”李懂坚持。




顾顺就喜欢看李懂急的五颜六色一秒钟表情十种变化的样子,他对李懂的感情有点扭曲,占有欲又无时不刻在作祟,李懂给他的情绪和表情越多顾顺就越满足,遂把盘子放桌上餐具摆好,大圌义凌然道“我是无所谓,你就穿着浴袍去找呗。”




李懂气的想冲过去敲他,可是这浴袍太宽松了搞不好被顾顺反将一军,正气结时突然想到什么,眉头舒展表情满不在乎地走向顾顺。




“穿着浴袍找我又不怕,找就找呗~”




顾顺双手圌交叉在胸前看着李懂道“哟,适应得倒是挺快的嘛。”




“但是你叫我找我就找,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李懂定了定,突然往顾顺那加速助跑。




顾顺愣了下,才明白李懂想干什么,等李懂跑过来的时候拦腰一抱一推李懂的肩膀,把他翻了个身将李懂的手臂架在后面,李懂也不示弱抓着顾顺架在自己肩膀的的手放低重心用背部借力一下就把顾顺翻倒在沙发上然后骑在顾顺身上。




顾顺吹了声口哨双手探近李懂浴袍的下摆摸李懂的大圌腿一脸流里流气坏笑道“一大早就欲求不满,是我不好,昨晚没满足你。”




“是啊…”李懂竟不怕他撩,双手撑在顾顺头两侧,作势要接圌吻,然后眼睛一闭念力顿生一用圌力,顾顺霎时间觉得耳朵轰鸣头晕眼花,李懂满意地坐起来从顾顺身上跨下来,拍了拍双手。“找到啦!”然后头也不回走去。




顾顺一手捂着太阳穴吃痛一手去捞李懂没捞着,看着李懂背影骂了句“你这东西给我回来!嘶——结合了就这样阴我,看我在床圌上怎么治你。”




李懂这种级别的向导发出的精神攻击可不是开玩笑的,况且他已经和顾顺身圌体结合了,理论上只要他想,他可以窥圌探顾顺的任何思想。顾顺躺在沙发上揉圌着太阳穴缓了好一阵,看到李懂穿戴整齐走过来,脚边跟着自己的黑豹,黑豹眼睛垂下来下巴和前掌搁在地上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懂,显然是刚才那一下黑豹无端端被精神攻击了好不委屈,李懂蹲下揉圌着黑豹的脑袋道“乖~别学你主人那吊儿郎当的模样。”




顾顺对着黑豹白眼,“你能别怂啊”




话音未落,李懂和顾顺两人手上的手表同时响了起来,作为特种兵他们是随时待命的,为了能及时联圌系到他们,每个人都会佩戴防水防震的通讯手表,任何时候都不会脱圌下。




两个人看了看表面闪烁的讯息同时出声,




“紧急集圌合”




李懂蹲下双手抱着顾顺的头将自己额头贴着顾顺的额头,一秒间就把刚才给顾顺的精神攻击抚平。顾顺抓了车钥匙两人来到车库,开了车窗两人同时从两侧跳进去,一踩油门风驰电掣就去了。




------




海军总圌部




队长杨锐把情况和告诉了蛟龙的成员们,这次他们要进货轮营救人质,货轮已被敌人劫持,且敌人已在船舱释放毒气,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中毒的人质丧生的几率就会增加。




“夜间作战对我们不利”杨锐把货轮的结构图摆在桌上“现在人质被分在两块,一块在船头位置,可从外面狙击,一块在船底货仓,两个仓里共有50个人质,持枪。货轮的电力现在被敌人关闭,我们看不到里面其他情况。”




杨锐又点了点两个人质舱位“所以现在我们的做法是兵分三路,一对先进去控圌制电力,恢复照明系统,二队在照明恢复敌人眼睛处在不适应期时攻舱底,顾顺李懂在直升机上对船头进行射击。”




“是!”顾顺和李懂同声回答。




短暂精简的交代完战术,杨锐领着其他队员从快艇登船,顾顺和李懂迅速装备后登上了直升机,在离货轮200米的地方待命。




顾顺上了直升机将狙圌击圌枪架在机舱门口的枪架上,李懂马上趴下用红圌外观察仪查看海上乱流及风速报给顾顺。




“风速30,海面有乱流,货轮航速20节,拉平相对速度后射击误差容许时间小于2秒。”




顾顺将枪杆摆在设计的位置,坐好射击动作待命,1分钟后却传来杨锐的喊声。




“顾顺,李懂!敌人有超级向导,我们现在和他们僵持!他们马上要处决人质,你们用红圌外热力探测对船头的敌人进行射击!”




“收到!”




李懂和顾顺对看了一眼,顾顺对李懂喊“快和我同步!!”




李懂点点头发动了意念,因为已经与顾顺进行了结合,意念的同步在瞬息之间完成。直升机此时极速飞往船头,李懂拿出热力探测仪对准船头方向,探测仪上出现了蹲在地上的人及站着保持持枪姿圌势的敌人的印象。4个,李懂在心里给顾顺报数。




意念的同步不同于话语传达,




顾顺并非在脑里听到李懂的声音,而是与李懂思维合二为一,所以李懂看到的一切数据都会丝毫不差的变成顾顺脑里的东西。




直升机来到船头,驾驶员拉平直升机让顾顺可以正面相对,海面突然碧波汹涌 ,飓风刮起,直升机来回晃动,顾顺身后系着安全带,跨前一步稳住身圌体,抬起枪瞄准,李懂心里默念着设计的最佳时机。




三,




二,




一,




“砰砰砰砰——”






四枪声响,四个持枪的敌人应声倒地。






“队长!顾顺李懂任务成功!”顾顺透过海浪声和机翼的响动给杨锐报信,得到的却是副队长徐宏的回圌复。




“顾顺李懂!他们有两个超级向导,我们没有屏圌蔽装置!增援!!”




李懂和顾顺交换了个眼神,两人秒息之间心领神会,超级向导不多见,在这种类型的敌人里更是稀有,因为哨兵和向导之间神圌经物质的特殊性,向导的攻击比起一般人,对哨兵来说更为致命,但是在战场上哨兵的五感、反应和力量对一般人来说是无法比拟的,所以及时有被向导使用精神攻击的危险,特种兵里依然是哨兵占大多数。




向导是最为稀有的体质,且培养起来更为困难,比哨兵更少,而没有向导的哨兵被实行精神攻击后会崩溃发狂,因为向导稀缺,这些地区的哨兵在中了精神攻击后发狂前就会被送去完成自圌杀式袭圌击。




“顾顺李懂收到!”顾顺转头对驾驶员大喊“拉高飞机准备跳伞!”




怎知驾驶员却说“前方有四艘敌船接近!”




瞬间直升机神就受到攻击,




顾顺评估了一下情形,在心里告诉李懂,现在的方法只有他跳伞强攻进船舱,而李懂留在直升机上解决海面上的火力。李懂抬头在黑圌暗的夜空和乱流穿梭中望着顾顺的双眼。






你有多少把握?-李懂




里面有两个超级向导,我是超级哨兵,能挡一阵子,戴上屏圌蔽装置,可以顶60秒,-顾顺




太少了!他们现在必定意念全开,你知道一下去他们马上就会对你进行意念攻击!-李懂




60秒是安全范围,算上临界值和艾菲汰,180秒-顾顺




艾菲汰?




那是一种临时增强哨兵能力的激素,能使哨兵的五感和力气急剧增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的哨兵一旦承受强大的精神攻击崩溃的几率会大大提升。




李懂不可置信瞪圆了眼睛看着穿戴好装备准备跳伞的顾顺。




顾顺俯视着李懂,双眼印着月光深深往进李懂眼中。




“快速解决海面火力,在我精神崩溃前来救我。”语毕一个俯身投入了漆黑的大海中。




“顾顺——!!!!”李懂心脏好像要破裂一般往直升机下大喊,拿着枪的手不住的发圌抖。恐惧瞬间被无限放大,要是失败的话,顾顺没命就是180秒之间的事,李懂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胸口极具起伏,闷得无法呼吸。




但是每一秒的流逝就意味着顾顺的危险增加,李懂回想着躺在医院的罗星,回想着他的耻辱,回想着那些年的艰苦训练,回想着和顾顺的温存结合,深深闭了一下眼,再次睁开时眼睛里已是决绝。




“驾驶员!俯冲下去!保持最快速度!我来射击!”




直升机头往下俯冲,强风的拍打让李懂的枪不停晃动,李懂咬了咬牙背靠在机门叫踩在另一边保持身圌体的稳定,向船周围的火力开圌枪射击。







顾顺进了船舱里就感觉到向导在对他进行精神攻击,以最快速度一路解决敌人的火力,来到船底队长杨锐和副队长徐宏的位置,在救出两人及消灭舱内敌人后,便突然倒下,嘴里和鼻腔流圌出鲜血。




“顾顺!!”杨锐急忙冲到顾顺身边。




“他打了艾菲汰!!李懂!李懂!”徐宏冲着耳麦大喊“快点!!”




顾顺倒在地上,意识已经模糊,他能感觉到他身圌体里的毛细血管先一根一根破裂,接着是静脉,鲜血从鼻腔会嘴里涌圌出,呛得他近乎窒圌息。




徐宏和杨锐的喊声仿佛已渐渐离他远去,




下一条,




便是脑动脉,




“我来了——”




一个声音出现在顾顺脑中,




“我在约定时间里来了——”




这是顾顺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顾顺微微笑了下,闭上了眼。







“腿部三处骨折,手部些许骨裂,其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养一养就好了。”医院病房里,杨锐站在顾顺的病床前“你这小子,不愧是超级哨兵,身圌体真是太结实了。”




听到队长的称赞顾顺很是自豪,旁边副队徐宏却说“顾顺你这次太危险了,如果李懂再晚到几秒,你的脑动脉就该破了。”




顾顺满不在乎的双手背在脑后“副队,战场上生死是逃不掉的,况且,李懂不会就这么让我死的。”




“你看他”徐宏对着杨锐道“住院了还这么傲。”杨锐只得笑着摇摇头,这时李懂提着一袋水果进来了,杨锐和徐宏和他说了几句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了。




顾顺受到攻击后睡了2天,当时在船底脑动脉快破裂时精神攻击及时被赶到的李懂制止住,他虽然没有那部分记忆,但是这么重的伤他知道李懂肯定是第一时间用结合的方式和他的脑细胞连接救他。




不过顾顺睡了两天后已经觉得神清气爽。




顾顺倒下后李懂是第一次见他醒来,先前他还很担心,坐在昏迷的顾顺窗前茶饭不思,直到徐宏和他说顾顺已经没有危险了,他才放下心。




“这次做的漂亮啊,你说要奖励你什么?”顾顺躺在床圌上嚼着口香糖侧着脑袋看着李懂,李懂见他又回圌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就知道他确实大好了。




“谁要你的奖励了!”




“哎,我知道这次让你挺担心的,”顾顺自己摇摇头,还缠着绷带的手放到胸前拍了拍,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我跳下去的时候你喊我那一声还真是有点感动。我以后尽量不这样,啊?”说着还对着李懂挑挑眉。




“谁,谁担心了!”李懂放下东西“我走了,你慢慢躺半个月吧!”




“喂,喂!”顾顺见李懂真的要走,急了,遂装作不舒服“哎哟,好圌痛,头好圌痛,我要吐血了…李懂快叫医生…” 




李懂听他说要吐血,想着不是说没事了吗,难不成脑部还是出圌血了?急忙折回去抱着顾顺“你怎么了?”




李懂伸手要按铃,怎知手伸出去就被顾顺抓圌住,顾顺一掀被子,一下蛮力就把李懂抱上了床,李懂跌在顾顺身上,手撑着顾顺的胸口急红了双眼。




“你不是说你要吐血吗?”




————————————————


船戳:




https://shimo.im/docs/LpyGqKL3qrIRjJUO/




————————————————




“我要你所有的变化都是我给你的。”




-END-







评论

热度(1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