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Vry

嘎尾 保镖(五)

带感!!!

忙里偷闲_TT:

“你不会有机会。”王嘉尔认真的看着他,眼神深沉中有一丝意味不明的愠怒,张伟还来不及深究,他站了起来,向卧室走了过去:


“除非你想死。”


张伟对着王嘉尔的背影比了个中指。


他也只敢背对着比中指,然后迅速放下手,心里哀怨万分。


家里来了个大爷,一言不合就威胁加暴力,还要24小时跟着他,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您别保护我了,我自杀还不行吗?


张伟觉得世界十分灰暗,这人不好对付,钱也不要,威胁不走,恶心也恶心不走,还特别阴晴不定,心思深沉,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对着老虎龇牙咧嘴的猫,气势是不输,但是有点蠢,保不齐哪天就被老虎一巴掌拍死,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当然了,王嘉尔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拍死他的,而且他还那么帅,身材也好,留下来观赏也不错,但是他就是讨厌,极度厌恶一个人随时跟着他,活了二十年,逆反和叛逆从来没缺席过,在现在达到了顶点。


他拿他没办法,不代表别人没有。


张伟思踌片刻,拿出手机,不敢打电话,只能给一个人发短信。


“凌哥,你那边有人吗?”


凌哥是他在HEAVEN酒吧认识的,算是这一带的大哥,几年前他带着朋友去酒吧,他朋友和凌哥其中一个小弟发生了冲突,人没什么事儿,但是阵仗闹的很大,最后警察来了,把人抓进了局子,他那个朋友家里有点背景,要把凌哥小弟往死里整,他看着那刚满18岁的小弟,有些于心不忍,在中间调解了一阵,最后他朋友也就不追究了。


这件事之后,凌哥也记他的情,说有事随即叫他,他不想和这些人打太多交道,从未主动找过他,偶尔在酒吧碰面,也就只是笑笑举杯。


今天,他觉得他需要凌哥还他这个人情了。


“哟,张少爷,少见啊,人我这有,有事?”凌哥很快回了短信。


“嗯,今晚我来HEAVEN, 走的时候会有人跟着我,找点人堵他。”


“没问题,谁跟着你?”


“我爸找来监视我的人,烦死我了,这老头子是等不及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对了你找多点人,那人有点厉害。”


“放心,凌哥的人不是吃素的,二十个够不够?”


收到这条短信,张伟突然莫名的有点烦躁,脑子里闪过王嘉尔的脸。


他突然有些舍不得这张漂亮的脸挂彩。


“够了够了,不要太狠了,吓吓他就行,别带家伙。”


凌哥回了他一个OK的手势。


张伟想想还是不放心,他了解凌哥还有他们一帮子人,一个个都是笑面虎,还有几个是局子里刚出来的,他们要弄人,就不允许你反抗,要是硬着干,他们能把人拆了。


王嘉尔虽然有两下子,但是可能也就只够吓唬他这种,二十个人……


张伟越想越担心,他虽然讨厌王嘉尔,但也不想他出事。


没有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吧。


他紧接着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凌哥:


“十个人就够了,不要搞那么大,还有,不要打脸。”


发完短信,张伟去洗了个澡,走进自己卧室睡了一觉——这番折腾又是被枪抵着额头又是被装炸弹,他的神经都要崩断了,头胀胀的痛,洗完澡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倒下就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刚好晚上八点,张伟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去洗了把脸,然后换好土豪装备,就走出了卧室。


王嘉尔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吸烟,他嘴里叼着烟,皱眉眯着眼似乎在躲避烟头偏上来的烟雾,身前的茶几上摆着一把枪和一个弹匣,他骨节分明又白皙的手摆弄着几颗子弹,凌乱的几丝刘海随着手的动作微微晃动。


真他妈…性感啊…


张伟被眼前的景象狠狠地撩了一下,呆在原处,直到王嘉尔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才回过神来,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用。


“我要出去。”他对王嘉尔抬抬下巴说。


王嘉尔歪头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碾在烟灰缸里,站了起来,随手从沙发上拿起一顶棒球帽,压低帽檐带上。


他穿了一件颜色发旧的有点宽松的牛仔外套,再带上帽子,低调痞气的装扮,在他身上却尤其好看,很致命。
张伟又开始后悔找凌哥了。


但是当王嘉尔走到他面前,沉默不语等着他出门的时候,他又开始烦躁,丢出车钥匙给他:


“你开车吧。”


再帅又怎么样,烦死了,今晚就拜拜吧您。


王嘉尔开着车,一路两人无言,很快就到了HEAVEN,王嘉尔正准备把车停在酒吧门口,张伟对他说:


“把车停到旁边一条街。”


开玩笑,把车停在这里,出门就上车,凌哥的人怎么找机会下手。


在临街找了个车位停下,张伟和王嘉尔一前一后下了车,张伟又问王嘉尔拿了车钥匙,然后走进了HEAVEN。


王嘉尔一直在他身后走着,不远不近,低头不说话。


张伟懒得理他,走进了酒吧,径直到了自己的专属包厢,今天他叫了几个平时聊的来的朋友,有几个特别乍呼的,场子一下子吵的很热闹,张伟终于放松了一些,和一群人闹了起来。


王嘉尔没有进包厢,一直站在门口,张伟自然也不会叫他进来,就让他继续站岗。


期间,其中一个叫小安的男孩出去洗手间,回来之后神秘兮兮的拉着他问:


“我靠,张少,门外那人是谁?你认识吗?我靠我靠!!”


男孩清秀的脸上写满花痴两字,张伟依稀仿佛看到了几个小时前的自己。


“认识啊,干嘛啊?”张伟心里有点堵,皱着眉头说。


“太他妈SEXY了,是谁啊?啊?有没有男朋友,介绍给我好不好,他刚看我一眼我都快晕了!”小安抓紧了他胳膊。


“你看你那骚样~”张伟推开了他,没好气的说:“那人是个疯子,你别惹他。”


等到他举着枪对着你的时候看你还骚不骚!


“啊…..”小安眨眨眼,有些惋惜:“但是他长得太要人命了,哥,你觉得我是不是能拯救他?”


“死去~”


张伟和那些人闹了一会儿,喝了一些酒,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给凌哥发短信说十分钟之后带着王嘉尔去临街,要他们准备好。


然后他和众人道别,对着跃跃欲试准备站起来跟着他的小安瞪了一眼,走了出去结账,然后走出了酒吧门口。


王嘉尔在他身后五十米处不紧不慢的跟着。


走到街角处,他果然看到凌哥带着一些人站在那里,他心里有些紧张,装作不认识和凌哥擦肩而过,低声嘱咐了一句别打脸啊,然后大步走到车旁,钻进去就发动呼啸而去。


从车的后视镜里,他看到那些人把王嘉尔围了起来。
终于甩掉了这人,他心里舒爽,大吼了两声,飙车上了天桥,他竭力忽略心里隐约的不安,以及愧疚,把车里的音响开的震天响,绕着城市转了几圈。


到了凌晨,他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开着车慢悠悠的回去,在楼下的时候警惕的往上看,看到阳台处黑暗一片,才放心的哼着歌上楼。


他刷卡进屋,打开了客厅的灯。


然后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王嘉尔抱胸站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底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


鬼使神差的,他居然仔细看了看他的脸。


还好,没有受伤。


靠!张伟又快速扫了他全身一眼,他妈的,没有受伤!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想拔腿就跑,但是整个人像被定住了,茫然的看着王嘉尔,看着他居然笑了笑,对他抬抬下巴,示意他手机响了。


他哆嗦的拿起手机,是凌哥。


王嘉尔盯着他,似乎在等他接电话,他只得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


“张少!”凌哥的声音传来,焦急中有些发抖:


“你他妈怎么回事?”


“哥们儿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直接说,犯不着这样整我吧?”


“你他妈叫我找人去堵一个武装雇佣军?你他妈,我靠!我兄弟全进医院了,我靠,我他妈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人,喂?喂!“


电话摔落在地毯上,凌哥说的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张伟浑身颤抖,看着王嘉尔带着毫无温度的笑,一步步向他走近,突然伸出手,攥紧了他胸口的衣服。

评论

热度(78)